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小说连载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陶府传·第三十五回

陶府传·第三十五回



作者:李开运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暗道机关歼敌兵  陶赞上书斩卫官


西边的思任发,没有忘记江寨、者张、羽牙之败,想着失利皆是陶赞攻占二寨所致,恨得咬牙切齿。思任发思着,你朝东,我在西,多年没有惹你,却要领头出兵袭我,杀我大将,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思任发看着各路明军撤出云南,便整顿旧部,招兵买马,他要步着祖宗,又一次向景东进攻。


此次东袭,由其子思机发领军,统帅十万大军,由陇把出发,翻过三台山,直插潞西。大军选准直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沿路封锁消息,进军神速,行动诡秘。十日之后,麓川军已接近临着景东的大侯和勐缅。在一个夜晚,兵分两路,同时进攻两个州衙,勐缅、大侯守城长官没有防备,思机发偷袭得手,人不知鬼不觉地占领了两座城池。思机发记住祖父强攻五里渡口失败的教训,兵贵神速,思机发留着三万人马守着勐缅、大侯,主力兵马早已布在澜沧江西岸的密林中,派出兵勇,装扮成百姓,巡着江岸,不得走漏半点消息。对岸渡口千余明军守着,但是,他们还蒙在鼓里,不知麓川大军已到江岸。清晨,薄雾笼罩着江面,三十多只木船载着千人向着对岸驶去,明军毫无知觉,还在蒙着头睡觉,先遣渡江人马迅速占领五里渡,后续大军源源渡过了澜沧江。麓川大军又马不歇鞍,人不夜宿,只用一天时间,六七万人马翻过了茫茫的无量山,等人们发觉,马场坡、大草地早已布满了麓川大军。


思机发此次进攻的目标是河东陶府,对卫城明军,只用二万大军包围着。他的计划是攻下陶府,再打卫城,占领景东府全境,这样就和勐缅、大侯连成一片了。思机发占据了马场坡、王官屯、章隆湾子东岸一线,营寨密密麻麻地布着。陶赞探得军情,看见对岸森严壁垒,刀光剑影。思机发千里进兵,矛头道指陶府,一场恶战,在所难免。陶赞在东岸的蛮道营、蛮黑寨、麻栗庄一线也布下人马,严阵以待。


这时,已是深秋季节,川河水似乎不减,波涛浪滚,旋涡四起,势不可挡。一日,只见得思机发站在西岸的高地上,身旁拥着千军万马,一声令下,一千多士兵乘着渡船,如箭脱弦似的向东岸划去。这边,陶赞威武地立在河东街前,左有陶桓、陶呈,右有姜廷壁、姜廷甫几员大将簇拥着。看着由西域水手划着的船只越过江心,陶桓令旗一摆,河岸的沙包后,忽然立起众多的景东夷兵,射出阵阵箭雨,船上兵勇纷纷倒下,有的兵勇掉入河中,被巨浪卷走。瑞丽水手,实在高明,还有十多只船,冒着密箭,已快要划到对岸。数千水兵,也准备直接泅渡过河。这时,河东半山上,数十门大土炮怒吼了,掀得河面水柱四起,渡船倾斜沉没,大炮封锁着河面,水兵们也无法下水了。


思机发攻了多日,毫无进展,搞得一筹莫展,在苦苦思索新的计谋。一天,一个蒙面人来到大营前,说有事要见思机发。思机发觉得进攻要有转机,命令侍卫把人带进来。


思机发瞧着此人身健体壮,矫健利落,知道是行伍出身。他问道:“壮士,把你的面罩解下,我有问话。”


“看不看面目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军怎么渡河。”来人说中了思机发心事。思机发一下子高兴起来。他连忙问道:


“是谁派你来的?”


“你的朋友。”蒙面人答道。


“我的朋友?”思机发搞得莫名其妙,景东距麓川千里之外,哪有什么朋友。但是,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到景东后,探得了府卫之间的纠葛和内幕。所以,他才把进攻重点指向景东府。思机发又问:“有什么就快讲,不要吞吞吐吐的。”


“欲攻河东,宜取虹桥。”蒙面人神秘地说道。


思机发也知道有条通河东地道,就是不知地道通口在何处,此时,他恍然大悟地说:


“本帅明白了”


思机发派出重兵攻占卫城下的虹桥箐,并找到了地道口。地道口被三块巨大青石覆盖着,巨石用铁链绞在一起,重数千斤,上面用杂草枯叶掩着,不易发现。思机发命人带来两名俘获的守道士兵,强迫启动开关,石门缓缓升起,露出黑黝黝地道口,刮出了一股阴森森的冷风。不料,这边石板启动,牵动了机关,河东、朱砂两个洞口早有察觉,两边知道有人进入地道。陶赞得知消息,赶到地道口,对着军士耳语,面授着什么机宜。卫城守城将军,也得知情况,有了准备。


麓川军又进攻陶府了,激战正在进行。但是,渡船还未靠岸,摇船不是水手阵亡,变得摇摆不定,向下流漂去,就是被炮击沉。思机发看到强渡不行,一声令下,三千名水兵,口衔利刃,从菊河口至河西渡口二里长的河岸,纷纷潜入水中。陇把有着瑞丽江,这些水兵从小就生活在江畔,水性极好,凫江渡河,如履平地。他们跃入川河,时而冒出头来,时而没了人影,随着浪峰前进。忽隐忽现的身影,很快就游到河心。东岸的陶赞,埋伏着三千名箭手,看着向前游来的麓川水兵,顿时,万箭齐发,他们把这些水兵当箭靶射击,许多人还未到岸就被射死。但是,终于有千名泅渡过河,冲上沙滩。数千陶府白夷兵勇,从芦苇丛中跃出,呐喊着冲杀上来。麓川水兵已累得精疲力竭,抵挡不住,有的被杀死、有的又跳入河中凫了回来。思机发知道凫渡进攻,没有多少胜算。他这样做,只是吸引着陶赞的主力,更好地从地道内进兵。


思机发兵勇进入地道,分成两路,八百名军士转向西面,向着朱砂洞口袭来,目的是要占领御笔山,控制卫城守军。二千名朝着河东奔去,突袭河东街,占领陶府。虹桥口还有许多军士候着,准备进道接应。麓川兵勇刚进完地道,“恍当”一声巨响,石板把洞口盖住,封得严严实实。被俘的两个明军,乘着人们混乱,早逃得无影无踪。思机发命数十士兵用铁杆撬石门,石门纹丝不动,思机发急得满头大汗。


另进入地道的麓川兵,仗着人众,沿着阴森恐怖的地道前进。朝东的一队,举着火把走着,忽然一阵阴风刮来,顿时火把熄灭,士兵们惊恐万状,接着又是“嗡嗡”声音传来,他们知道大难临头,果然一股洪流卷到,兵卒被急流冲走了。朝西的一伍,听到石门道下的巨大声音,正在战战兢兢地攀着,忽然一阵暗箭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士兵还弄不明白,就已葬身于地道内。数千明军从城内杀出,重新占领了虹桥地道口。原来,陶干在修地道时,设满了暗道机关,又把地道接通菊河,留着闸门,只需按着开关,千军万马也难逃出。思机发看着二千五百军士进入地道多时,河东陶府和朱砂洞还毫无动静,他知道凶多吉少,可怜一个报信的都没有出来。


思机发望着一河相隔的陶府不能攻下,又不甘心撤去,他严密封锁河岸,率着主力转攻卫城。两万多精兵把卫城围得像铁桶似的。思机发亲率一军攻击南门,大将思卜发率部攻击北门,喊杀声一阵紧似一阵,炮火的硝烟笼罩着城池,思机发大有不攻下城池不罢休之势。


景东城乌云密布,厮杀正酣,有一路兵马没有动静,他们就是驻守北屯大营的明军副指挥史柳瑛、阮高的人马。看着卫城正在激战,他们来到营寨的后山上观望,一起议论着。“指挥史,麓川军进攻河东陶府,我们没有支援,现在又攻卫城了,同是明军,我们怕要行动一下了。”李荣瞧着同城兄弟被围,主张出兵支援,对着柳瑛说了此话。


“以后上面追究起来,难得交待。”李良接着说。“守城的杨永林、王泰,虽然同是朝廷卫军,他们是从北面来的,我们和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再说,杨永林和陶赞串通一气,好像他们是亲生儿子,我们是抱养的。现在好看了,百户何必着急,我们瞧着,又不腰疼,不是挺有意思吗。”阮高幸灾乐祸地说道。


“陶赞势力越来越大,杨永林失败了,他就失去一臂膀,胜负未定,诸位先观着他们相斗,最后得利的乃是我们。”柳瑛附和着阮高的话说。


两位百户看出柳瑛、阮高的险恶用心,因是下属,不敢言语了。


麓川攻城多日,城池巍然屹立,明军凭着坚固的城池,充足的军器,有素的作战本领,要攻破城池,谈何容易,倒是麓川死伤了八千人马。知府陶赞,看着卫城受攻,心急如焚,他一面严防河东,一面又派出快马,招集各地士兵增援。不几日,从勐统、民乐、泰和急驰而来的六千人马,悄悄到孔雀山扎营。中所、开南、蛮窝的数千民兵,聚集在景东城附近,当晚,迂回到麓川军背后。陶赞派出密使,从西门入城,商定了反攻行动计划。杨指挥史派了密使,来到北屯大营,命柳瑛率部从北面进攻,形成合围,反攻计划在秘密的策划中。


一日上午,御笔山顶三声炮响,卫城又传来三通战鼓,反攻开始了。陶府三千精锐兵马,由大将陶桓、陶呈率领着,进入经过清理的川河地道,杨永林、王泰两位指挥史,在城里憋了多日,这时,像猛虎出山,蛟龙闹宫冲出南门和北门。他们横枪跃马,真不愧是将门之子,洪策卫将军之后。北门的王泰正好遇着麓川大将思卜发,战了二十回合,思卜发哪是对手,被王泰的长矛穿透后心。杨永林冲出南门,思机发听着喊杀声四起,知道麓川军被包围了,三十六策,走为上策,弃营拔寨,寻思着退路。此时陶桓率着的陶府兵从虹桥道口越出,会合杨永林的明军,尾追着思机发主力奋力厮杀。勐统、民乐、泰和兵马沿着川河而上,堵住麓川兵马南逃之路,开南、中所、蛮窝民兵顺着城街包围上来。


思机发见东西南三个方向涌上的兵马渐渐合拢,只是北面的通化桥没有动静。只能从北方突围了。麓川败军冲过通化桥,没有受到阻击,又向着北屯方向冲去,这是杨永林布着的袋口,这里伏着柳瑛的四千人马,只要袋口一扎,思机发就完了、追击的景东兵马,似乎听见了一阵骚乱和惨叫,但是,思机发率着二万多残兵败将还是跑了,前所后所民兵无法堵住他们。


原来,柳瑛根本没有听杨永林的指令。他认为堵住思机发二万人马,自己实力必然受损失,根本没有阻击。他为了搪塞杨永林,从北屯附近的么腊、温卜捕得三百倮倮和夷民,在老桥河口杀害,命士兵提头来见杨永林,冒功请赏。这些早被陶赞探得,他写了奏章,遣使速报朝廷。


“正统八年(公元1443 年)深秋末,追景东卫副指挥史柳瑛,千户阮高等罪过。麓川叛贼思机发侵景东,卫城杨王二指挥出城击贼寇,景东各部士兵合歼,陶赞奋力追围。柳瑛等在营观望,并潜遣人通贼,纵之贼寇北逃,反杀本地倮倮夷民数百,冒功请赏,惨状不忍。其所属千户阮高狼狈为奸,助纣同伍。百户李良、李荣,或家居或营守,未会见贼。”


此时,柳瑛也写了一封密信给沐昂,并厚赂总兵官。他倒打一耙,说陶赞、杨永林互相勾结,保存实力,放走麓川兵马,本部奋力追杀,斩得三百酋兵首级… … 沐昂写成奏章,传到京城。


明英宗接到陶赞的陈报,龙颜大怒,正要查办柳瑛等人罪过。一封奏章又传英宗手中,说了杨永林、陶赞失职罪责,拟报免去杨永林指挥一职,由柳瑛接替,并要陶赞下台,直接由卫军管理景东府。皇帝看着两份奏章,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一方是忠于朝廷的老陶家,一方是云南总兵官,他只得派了巡抚官陈以宾、三司御使张文正到景东查实。


陈以宾、张文正二人到了景东。第二日,数百名倮倮、白夷老翁、妇人跪满堂前,状诉柳瑛残杀民众实情,老翁老妪声泪俱下,一片悲哀。杨永林也到堂作证,陈说柳瑛私通敌邦,图谋不轨等种种罪过。一桩扑朔迷离案件清晰了。圣旨曰:


景东陶赞陈述,巡抚官陈以宾二人察访得实,柳瑛阳奉阴为,私通敌寇,滥斩夷民,抢占府地,罪大恶极,斩首示众。阮高狼狈为奸,罪不该赦,同斩。百户李良、李荣伙同诬告陶府,也当责罚,念其坦白认罪,革去百户职,永不录用。”


一场暴风雨结束,陶府胜利了。(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陶府传》最新第四版尚有少量存书,原价每本38元,现价30元。购买联系方式:(作者李开运)13769905830(县城公务员小区内)

→返回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