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小说连载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陶府传·第三十四回

陶府传·第三十四回



作者:李开运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指挥柳瑛挑事端  李良李荣奏陶赞


陶赞西征得胜归来,朝廷封赏自己为忠义大夫、资治少尹,皇帝又封了祖母大人“诰命夫人”。他真是少年得志,终成大器,双喜临门,光宗耀祖,家族显赫,越来越兴旺。只见陶氏府第,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府内外显示着欢乐的气氛。陶赞为了祝贺祖母七十六寿辰,并荣升“诰命夫人”,大摆筵席,宴请景东府文武百官。


明军驻守卫城指挥史杨永林,副指挥史王泰,前所千户贺承广,后所千户朱同仁,中所千户程汝昌,偕同他们的夫人,前来河东陶府为老祖母祝寿。还有泰和巡检司奉文,勐统镇抚官何望能,民乐把总陶仕良,北区、西区、者干的镇抚、千户、百户官员们,早已汇集在大堂内,百官相会,难得一聚,都显得兴高采烈,相互拱揖问候。


满堂盛宴,首席的大桌上空着一个位子。陶赞估着此人不会来了,通事姜阿满宣布宴席开始了。这时,只见大门外又匆匆赶来几位官员,几个担着寿礼的军健也上了台阶。陶赞看着来人,心中一愣,他们到底还是来了。陶赞马上堆上笑脸,到厅门迎接。进来的人是:明军副指挥史柳瑛,北屯千户阮高、左所百户李良、右所百户李荣。


柳瑛知道众人注目看着自己,徉装不知地说道:“今日是阿婻老夫人寿辰,听说还封个什么诰命夫人,又是陶赞大人凯旋归来,真是双喜临门。我等因营内有事,来迟一步,还望各位见谅。”民乐把总陶仕良,是个直人,见着大家等他半天,明摆着是故意拿架子。他早就看不惯柳瑛阴阳怪气的样子,陶仕良直言直语地说道:“还是柳指挥的面子大,我们先来的还不及你这位后到的,你看,上八位不是给你留着。”


柳瑛也不客气坐到首席的空位上。


阮高见陶仕良话里有话,他轻蔑地说:“你是民乐的把总吧,大人们说话,轮不着你插嘴,真是没教养。”


陶仕良气得站起来,正要理论,陶赞暗示陶仕良坐下。他知道柳瑛一行人,肯定是鸡蛋里挑骨头,祝寿不会有诚意。但是,今日是老祖母的寿宴,要顾着诸官的面子,不理会他们。只见陶赞举起酒杯说了话:“今日府中设宴,为祖母祝寿,各位指挥、千户、百户长官,各区白夷弟兄的光临,陶赞实在荣幸,为着祖母高寿、景东繁荣昌盛,我敬各位一杯…… ”


“慢着,还有为知府大人凯旋归来,名扬南疆干杯。”阮高又不阴不阳地说着。


卫城指挥杨永林早就对阮高的举动不满,他双目盯着阮高说:“阮千户,自重一些吧,知府大人的话没有说完,你就插言,不要给脸不要脸。”


柳瑛见最高卫官发了话,不觉有些脸红。他暗想,阮高这小子,今日怎么这样冲动,横了他一眼。阮高看着指挥满脸愠怒的样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他是圆滑世故的人,只得自圆其说讲道:“阮高诚心祝寿,没有别的意思。”


老祖母阿婻看着柳瑛、阮高的举动,不满地退席入内。接着,不等开宴,又是北屯大营一个小校入厅禀报柳瑛,营中有要事,要柳瑛速回。柳瑛、阮高一行,大摇大摆地退席,这像是事前策划好的一样。这时,众官看看陶赞,又看看杨指挥,两人对视着没有说话,欢宴不欢,众官闷闷地喝着酒。


今日参加宴席的明军卫官杨永林、王泰,皆是洪武年间从直隶调来任指挥史杨国泰、王诰之孙,他们接连三代承袭了指挥世职,千户百户们也是一同从中原到景东任职的后代。杨永林、王泰二位指挥史,率着朝廷神策卫军驻守卫城,忠心耿耿守卫着边庭。他们与陶赞和睦相待,府卫之间融洽。陶赞尽了地主之宜,在粮饷方面,给了驻城明军很大支持。


柳瑛虽是副指挥史,却是从大理卫调来的,他原是黔国公沐晟的部下。阮高、李良、李荣,也是随着他一起来的,同是卫军,他们却和杨永林、王泰不是一个派系。柳瑛部下三千人马,驻守着景东城北的北屯、左所、右所。这一带有良田数千亩,他们是边屯边军,粮食自给。别小看柳瑛这个副指挥史,他仗着云南总兵的支持,腰杆子硬得很。陶赞看着柳瑛仗势欺人,根本不买他的账,景东府公务事干,只和杨永林相商。柳瑛看着陶府日益强大,此次在麓川立了大功,受封赏,摆宴席,盛气凌人,他愈发怀恨在心。平时,陶赞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指望着有一天扳倒陶赞,参倒杨永林,自己取而代之。


陶赞出征麓川时,景东府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柳瑛挑起的。俄陶在明朝初时,献田数万,因河东府迁来二千户夷民,又驻着六千府兵。河东耕地不足,俄陶就把河西的八百亩农田留给夷兵耕种,沿袭了四十多年,一直是陶府派兵渡河农作。柳瑛想挑事端,又找不出把柄,这次陶府夷兵出征,觉得机会来了,他就在这块土地上打主意。


一日,李良、李荣带着数百士兵,有的挎着刀,来到田地里。李良盛气凌人对着正为大豆除草的陶府夷兵说:“你们耕着的田在河西,原来为我们所种,后被陶家霸占了,现在我奉命收回此地。”带着众兄弟农作的百夷哨长,看着这位无理取闹的百户官,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不甘示弱地说:“你身为百户,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抢占陶府袭地。你奉了谁的命?”


“我奉千户阮高之命,知趣点,快些滚开。”李良嚷道。


“阮高,一个千户算得什么,你们的柳指挥史来了,我也不怕。你们听着,大营军队种的数千亩土地,都是陶家老祖宗赏给你们的。我正告你,滚开的是你们。”哨长毫不畏惧,义正词严地驳斥道。


“弟兄们,不要听这白夷蛮子放馊屁,赶快动手铲掉大豆,我们明日要来种麦子。”李良见哨长理直气壮,自己不免心虚,他鼓动军士们说。


“谁敢动手,今天老子就和他拼了。你们持着器械,这明明是造反。”哨长说着,勇敢地挺身上前,后面百十个夷兵也迎了上来。李良、李荣被这群不要命的汉子镇住了,动起手来,不是白搭了性命?转念一想,柳瑛、阮高早就策划好了,要把事情闹大,告到总兵官那里。他们想,陶府大,也大不过总兵官。所以,李良、李荣又来了气,李良鼓动着说:“怕什么,咱们后面有柳指挥撑着,还愣着干啥!”


说完话,李良、李荣首先冲进田里,哨长也是见过世面的,举着锄头挡住二人。李荣、李良早有准备,巴不得哨长先出手,他们就可拔剑出击。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远处“住手”的喊声,十多个军健随即奔到,其中一个长官模样大声喊道:“哨长听着,老祖母命你们回府。”


原来,一位夷兵从田间奔回禀告老祖母。老祖母知道,李良一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有备而来,陶府兵卒不多,一时闹大了不值得,暂时忍下气,等着陶赞回来再论。


第二天,阮高派人铲平了豆苗,真的种上麦子。


陶赞回府后,了解事件经过,确实怒气难平。忆起祖先训示,又平静下来。仔细一想,这是柳瑛一伙设好的圈套,事关重大,涉及府卫关系。陶赞亲自登城,向杨永林、王泰二位指挥禀明情由。二位指挥,觉得景东府和大理卫之间隐藏着更大事端,搞不好是冲着他们来的。情理上他们是站在景东府方面,又知道事情错综复杂,柳瑛有着更大的背景,才这样肆无忌惮。杨、王二位指挥,为避免卷进矛盾的旋涡,只好站在中间,对柳瑛陈述厉害,说服归还耕地,双方修好。柳瑛表面愿意归还田地,重修关系,暗中却是另外一套,还在密谋策划。就在老祖母寿辰之时,阮高又派兵勇抢占土地。这回,他们没有占到便宜,陶赞料到,柳瑛是不会甘休的。他早就派了二百精干白夷士兵巡视着,北屯大营的明军,见陶府夷兵势众,有了准备,不敢动手,只得退回,报柳瑛。


柳瑛、阮高四人回营,听说自己的士兵被赶回,自讨没趣。柳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明的斗不过你,我就来暗的,鹿死谁手,还要观着。柳瑛说:“云南大部分土官都下台了,惟有景东府,他们仗着洪武皇帝的招牌,这些年来,升官封赐,愈来愈狂,根本不把北屯大营放在眼里,我就是要出出这口恶气。”


阮高是和柳瑛穿一条裤子的,他巴不得陶府垮台,柳瑛升官,自己也捞个副指挥史当当,那时何等荣耀。阮高急忙问道:“指挥史说怎么办,我们会尽力的。”


“我们要是扳倒陶家,卫城指挥的位子是我们的,景东就是我们说了算。”


李荣是个百户,但此人做事稳扎,颇有心计,见柳瑛、阮高等人,老是和陶府对着干,心里老是别扭。碍着是大理卫一起来的,只得顺从他们。他觉得陶府在景东根基深厚,威望极高,又是朝廷四品大员。要扳倒似乎不可能,所以只得直言说了话:“望指挥史三思,陶府世代皇恩,白夷众多,兵多将广,国库充盈。他们又没有过失,我们难斗过陶赞。”


“百户怎么说这种话,胆子越来越小,难道你不想荣升荣升?” 阮高不满地说着。


“诸位放心,我要叫他翻了斤斗都不知什么原由。”柳瑛说。

 

“什么办法?”阮高问道。


“朝廷信任他们,就从这里作文章。写封奏章,数说陶府的不是,只要皇上信了我们的话,那陶赞就倒霉了。”柳瑛颇有心计地说道。

 

“指挥使说的也是,只是陶家好像没有什么可奏之处。”百户李良说道。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可以编造几条奏他,这叫先发制人。”阮高献着诡计。


“万一扳不倒陶赞,那怎么办。”李荣觉得事关重大,怕祸端殃及自己,不得不问。


“自有沐昂总兵替咱们说话。”柳瑛胸中有数地说道。说到沐昂,李荣就不说什么了。


原来,沐英和俄陶是拜把兄弟,世交数十年,情谊深厚,沐春接着也是这样。沐春死后,情况就变了,两家关系,日益疏远。到了沐晟之时,觉得陶家权倾景东,功高欺主。看着陶府占着肥得淌油的连片坝子,富得众酋不可比拟,而对沐府的进奉却日见减少,越来越显得不满。沐家世袭云南总兵官,此时,富可敌国,沐家三百六十所庄园遍布全省,豪夺强取,收纳贿赂,其财富应当可满足欲望了。但是,仍然不放弃对云南族人的剥削。许多土司,时常贿赂沐府,巴结这棵大树。沐氏能世袭镇守云南,又不断加官进爵,诀窍就是厚赂明朝高官。无论沐晟、沐昂、沐良、沐赞都善钻营,收买朝廷要官。所以,沐家官员生前封侯,死后封王,沐昂也是如此。

 

柳瑛说完,他望着李良、李荣说道:“陈奏我不宜出面,就由两位百户代劳了。”


李荣还想说什么,只见柳瑛两眼盯着他,也就不敢言语了。


李良问:“奏章写什么?”


柳瑛说:“参他两条,一是强占明军屯田,二是攻占者张寨、羽牙寨有诈。”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陶府传》最新第四版尚有少量存书,原价每本38元,现价30元。购买联系方式:(作者李开运)13769905830(县城公务员小区内)



→返回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