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位置: 景东银生网 >> 网站文章 >> 小说连载 >> 正文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陶府传·第三十三回

陶府传·第三十三回



作者:李开运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少年知府逞英雄  阿婻祖母封诰命


思伦发死后,其子思行发继任麓川主。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 年),思行发让位其子思任发,朝廷同时任命他为麓川宣慰使司。思行发随即遣使者朝贡,贡象六头、马百匹,并金银谢恩。麓川主表面归顺朝廷,频频暗送秋波。自洪武二十二年至宣德九年的四十年中,麓川纳贡就有二十二次之多。朝廷为了笼住思任发,也不断派使臣到麓川。看似交往密切,西域风平浪静。其实,新的麓川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诡诈超越父兄,他一面迷惑朝廷,一面向部族发动了进攻。正统二年(公元1447 年)十月,思任发进攻并吞南甸所的二百七十八寨。三年(公元1448 年)六月,他又亲率大军,侵人南甸、腾冲、金齿等地。七月,派遣部属万余人侵占潞江等地。造船三百艘,进攻云龙州。八月,指使部属杀死瓦甸、顺江、江东等地明军军官一百一十七人,一连串侵略战争和恶性事件持续发生,云南全省震动。此时的麓川已占据大盈江、伊洛佤底江、瑞丽江一带。朝廷看透了思任发的野心,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边庭的稳定,讨伐麓川,已成不可逆转的局面。


正统三年七月庚子,云南总兵官、黔国公沐晟奏:“反寇思任发,谲诈多端,不可怀服,即令清除之时,卿等共率兵征讨。仍置调度土司夷兵,各路精兵,协力剿灭,以靖边庭。”明英宗朱祁镇阅罢奏章,即下圣旨征剿思任发。正月,沐晟率其部,会同都督沐昂、大将军方政,统军与思任发部交战。由于当时思任发正在用兵分取各地,明朝大军得以顺利渡过怒江,长驱直人,轻取腾冲、南甸、陇把。思任发得知消息,急调一万军卒,急驰奔回。麓川军凭着熟悉地形,绕道明军背后,断了粮道。沐昂退兵至芒市,与思任发大军相遇激战,明军大败,大将方政战死,参将张荣阵亡。沐晟兵败,退至永昌,狼狈之状,史书记载:“方政麾下尽死,有潜江流而达云龙州者,州夷皆醉之,而后以竹穿甚掌,送思任发斩之,晟闻政死,遂焚江上饷运、披黑毡,杂兵败归永昌。”


兵败奏章传到京城,朝野大哗,堂堂大明,败在贼酋之手,朝廷的脸面往哪里搁?英宗虽然年少,哪肯罢休,立即调动湖广官军三千一百五十人,贵州军一万人,四川军八千五百人,景东府夷兵六千人,急速增援沐晟所部,援军还未起到永昌,沐晟早已退到楚雄,暴病而死。


一封圣旨传到陶氏知府,没有征战多年的景东,如一潭碧水。此时,波浪荡漾,知府内外议论纷纷。祖母看着孙儿陶赞,英武聪明,只有二十岁,怕他年轻,难撑局面,便从后院姗姗走出,指点孙儿。


阿婻是银生城北街名门望族的闺秀,古城有名的才女,她和陶干的婚姻,有一段故事,得从头说起。北街的阁楼上,阿婻起床时候,古城还在沉睡朦胧中。她洗漱完了,阿婻云鬓浓墨,身躯丰美,像往常一样,倚在窗前,轻轻吟着一首新作:


晓窗寂寞梦惊起,


白鹤翔飞歇宇屋。


欲把芳心深意诉,


奴家醒来郎君无。


匆匆已约黄昏处,


落雨缠丝天难曙。


绸枕冷衾观灯影,


幽灯燃尽月已出。


阿婻不知,楼下的街中正站着一位青年,静静望着自己。说来也巧,他是知府俄陶的二公子。公子有个习惯,拂晓起来,到演武器厅练上一趟刀枪,乘着小船,渡过川河,到魁阁楼的马棚里,牵出他的大白马,奔驰在大道上,然后沿着古城溜上两圈,下了马,顺着城街往回走。今日走到北街,飘来一阵女子吟诗声音,他好生奇怪,抬头一望,把个倜傥风流的陶干惊呆了,只见得这个女子美貌清丽,墨发披肩,明眸皓齿,虽说是位绝色佳人,却也露出风情失落姿容,吟出如此怀情的诗句。原来,阿婻年已十八,已过婚配岁月,她貌压倾城,诗词歌赋,无人能及,且是心境极高,城里有钱人家的公子,大都不爱读书,早早寻得佳偶,过着风流日子。有的纨袴子弟,胸中没有多少墨水,佯装高雅,他们知道楼上住着才貌双全的小姐喜欢吟诗诵词,就摇头摆尾地背着偷来的诗句,在楼下晃来晃去。看着这些纨袴子弟粗俗不堪的样子,阿婻心烦,改在拂晓吟诗。清晨过后,她关上窗户,又作起诗来。阿婻看着同城姊妹,一个个成了家,自己难觅知音,不免有些失落。昨夜,她做了一个梦,看见一只白色的仙鹤,在城上空飞啊飞,最后歇落在自家的屋顶上,城里的人拥来观看,白鹤受惊。瞬间,竟变成一个丰姿卓越、俊秀雅儒的公子。她忆起梦中情景,随口吟出了《 玉堂春》 。


这时,阿婻看到楼下一位青年伫立着,凝望自己,此人酷似梦中的公子,不觉满腮通红,一阵心跳,阿婻拉下了窗帘。此公子就是陶干,他也长成二十年纪,按着白夷人家的风俗,家里早早定下一门亲事,望着传宗接代。女方是澜沧江西面勐缅州首酋的女儿罕思。陶干十四岁定亲时,见过罕思一面,那时,她倒是娇妩动人,但是瞧着她那一双星眸银杏,咄咄逼人的眼睛,陶干有些害怕,他知道是个难伺候的女子。后来听说,此女娇生惯养,气盛骄傲,越来越浪。陶干年轻,倒有主见,一心要断绝亲事。母亲急得毛焦火燎,左说右劝,陶干就是不允,婚事一拖就是四年。


陶干见了北街的靓女,文静清雅的气质,觉得这是盼了很久的女子,这一天,他在不安地沉思着。次日拂晓,陶干不由自主地来到北街,只见阿婻倚在窗前,又吟着一首新诗:


春情幻梦思已醒,


晨雾风啸心难平。


魂断不堪初起处,


落花有意听莺声。


吟罢诗,姑娘深情看了陶干两眼,又拉上窗帘隐去,一连几日,阿婻只是吟诗,并不言语,陶干是聪明的人,早知小姐心意,便写了一首诗,卷在锦帛内,抛上楼来,阿婻得诗,展开一看,锦帛上写道:


娇姿质丽胜青春,


何谓无言情更深。


惆怅东君难相顾,


锦帛诗赋吐扉心。


小姐读罢,晓得公子爱慕之心,芳心狂跳,不由得连连点头。


陶干公子早已打听得知,阿婻深居秀阁,知书达礼,至今尚未许配,小姐也探得白马青年,是陶府二公子,仪表端庄,博学多才,精通武艺,自己若配了如此郎君,也了却平生心愿。公子赠诗后,越发思念,情不自拔。


公子陶干,觉得要当断此事,就到后院禀告母亲。


“儿子的婚姻,应该有个了断。”


母亲觉得奇怪,儿子怎么会忽然提起此事,几年来,他一直不听家人的劝说,拒绝和罕思的婚事,莫非今日开了窍。母亲高兴地说:“那就快找亲家商量,择定成婚的日子。”


儿子说道:“我说的不是那个女子,儿子早就把她忘了。”


“那你说的是谁?”母亲一时摸不着头脑,奇怪地问着儿子。


“禀告母亲,我自己瞧中了一个女子。”儿子说道。


“她是哪里人氏。”


“银生城北街周家之女,名叫阿婻。”


“这怎么行啊,自古以来,儿女婚姻,父母作主,哪能自己择妻,这不是乱了规矩?再说澜沧江那边定了的亲事,门当户对,如何了结?”母亲说教地诉道。


“什么规矩,你们讲的就是门当户对,也该破破这规矩了。再说,周家是诗书世家,身份也不低。”儿子反驳母亲。


“婚姻之事,不是一件东西,要就拿,不要就摔,叫人家脸面怎么搁!”母亲劝着。


“怎么搁她自己知道。女人无才便是德,她既无才又无德,谁也惹不起,这样的女人,我宁死不娶。”儿子回答。


“女人过了门,性子就会改。”母亲说。


“随着年月,只怕越改越凶。母亲不要说了,退了亲就是,不然,怕是一场悲剧罢了。”陶干坚决说道。


母亲深知儿子秉性,他说的是深思熟虑之言,儿子说得如此绝情,是无法挽回的,她一时语塞。


父亲知道此事,倒是大家风度,显得开明豁达,他也风闻罕思的闲言碎语,强扭的瓜不甜,知道儿子喜欢的是周举人的女儿,才貌双全,很是般配,他说服了妻子,派人到勐缅退了亲。知府家请来媒人,到周家说亲。银生城河东府只是川河之隔,谁放了一个响屁,人人皆知,哪有不晓的事情?举人夫妇早得知二公子才华横溢,年轻英俊,是知府三位公子中最有出息的,周家欣然允亲。


陶干娶了阿婻,成了一桩美满婚姻。阿婻性格温善,端美贤淑,陶干运筹帷幄,调合万民,把景东府治得锦上添花,多半靠了阿婻这个贤内助,什么事她一点拨,陶干就会做得众人称赞。


阿婻生得一男二女,儿子陶等,女儿陶婷、陶妙。丈夫去世,陶等袭任知府,不幸英年早逝,孙子十八岁就任了知府。祖母阿婻年过七十,却是红光满面,精神健旺。朝廷圣旨传到景东府,瞧着孙儿陶赞年轻,放心不下,她问着陶赞:“圣旨传到,朝廷要景东出兵,祖母想听听孙儿的打算。”


陶赞说:“圣旨是英明的,景东出兵,责无旁贷。孙儿不明白的是,云南府有十九、州四十、县三十三,宜慰使司八,宜抚司四,何因单遣景东出兵?”


“孙儿须晓得,云南州府虽多,但是,众酋借着防备麓川为由,多不愿出兵。云南境内世代忠诚的只有景东元江两家了。皇上准赐我府养兵,就是为了保家卫国。朝廷调兵,乃是信我景东。”阿婻祖母训示着。


“孙儿明白了,忠君是我族根本。出兵之事,还要请教祖母。”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府兵训练多年,是骡子是马,也要放出去试试了。”老祖母训导着说。


“祖母训示,景东府能出多少兵勇?”陶赞问道。


“朝廷各省调兵遣将,都有计划安排,旨传六千,我们就出六千。”祖母答道。


“祖母悉知,景东府兵只有六千,尽数调出,是否妥当?”陶赞问道。


“我早有计议,府兵出四千,从民乐、开南调来二千民兵,两处都是白夷的忠诚子孙,二千府兵留下保境。”老祖母答道。“老祖母安排,孙儿实在佩服。”陶赞尊敬地说道。


“不要说这些了,快准备出兵吧。”祖母说完,巍然走入后院。


陶赞亲自率领的府兵出征了,时年二十岁。随同出战的有族弟陶桓、参军姜廷壁、粮官他仿。


正统六年(公元1441 年)正月,朝廷各路兵马急驰奔来,在永昌集结。由定西伯蒋贵为征蛮大将军,统帅各部兵马,并以太监曹吉祥监军;兵部尚书王骥提督军务;侍郎徐晞督军饷;太仆寺少卿李蕡,郎中侯进、杨宁、主事蒋琳为参谋;副总兵李安,参将宫文统领四川、贵州兵;副总兵刘聚、参将冉保领南京湖广兵;副总兵,景东知府陶赞率本府白夷兵,组成浩浩荡荡大军,步兵十四万,骑兵一万,调兵半个天下,兴师动众,气势雄伟。


蒋贵、王骥抵达永昌,命东路陶赞占湾甸,入镇康,造成夹击之势。王骥、蒋贵率着主力,由永昌渡过怒江,会师腾冲,向会江进发。宫、聚由下江攻下夹象石,会合主力攻上江。上江在龙川江东岸,为麓川前线大军集结地,思任发亲率五万大军,据守着上江,刀放戛父子守着者张寨,刀孟浪固守羽牙寨,三寨连环七营,首尾相应,形成倚角之势。思任发用铳弩飞石组成严密火网,明军连着攻了三日,均未攻入寨内。


此时,陶赞率着的六千夷兵,到达上江。他把兵勇分成两队,自己亲率一队,另一队由陶桓统着,两军悄悄埋伏左右山下。第二日,明军在兵部尚书王骥率领下,又向江寨发起更猛烈的进攻,麓川军固守阵地迎击明军,激战多时,中原军队,指挥有方,进攻有序,靠着人众,步步逼进阵地,但是,他们爬山缓慢,有的早已累得气喘吁吁。思任发看着局面危险,率着一万大军,越出阵地,主动出击,要把明军赶下山去,他们就在山腰厮杀起来,到底是西域兵矫健灵活,明军渐渐抵挡不住。


陶赞观察多时,看着思任发只顾前攻,似乎疏了左右两寨。他觉得时机已至,景东两队兵马,沿岭攀上,迅速潜入者张寨、羽牙寨,放火烧栅。此时,江上刮起大风,风助火势,熊熊烈焰,腾空而起。景东六千府兵,神勇冲寨,如入无人之境,陶赞、陶桓初出茅庐,显出了白夷世家的英雄本色。此时临阵,如似出阵百战的将军,看那陶赞,年纪轻轻,戴着银盔,身系紧身白色战袍,骑一匹白马,手持银枪,英姿飒爽,生龙活虎,英俊的脸庞,洋溢着无所畏惧的神色,令人叫绝。景东府兵,日常紧练刀枪,操演兵阵,此时,甚是英勇,冲杀更是气势如虹。陶赞一马当先冲入寨中,正遇刀放戛,双方厮杀起来,陶赞虎气生生,枪法神出鬼没,刀放戛战着就惧怕三分,战了十多回合,刀放戛被挑下马来,陶赞上前,结果了性命。羽牙寨守将刀孟浪,舞着大刀迎来,被陶桓、姜廷壁双双缠住。刀孟浪果然了得,战了许多回合,还是不敌陶恒二人,弃阵逃跑,陶桓并不追赶,搭弓射箭,正中后心,刀孟浪翻身落马,被乱军踏死。


陶赞率着六千夷兵,在寨内疾走如飞,左冲右突,四处追杀麓川兵。夷兵斗夷兵,还是景东夷兵胜出一筹,只见手起刀落,杀得西域兵喊爹叫娘,四处逃窜。陶赞以少胜多,连克者张、羽牙二寨。


思任发反击正要得势,左右两寨火光冲起,知道情况有变,急忙后撤。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明军看见两寨得手,神勇无比,蜂拥冲进江寨。兵部尚书王骥,武艺高强,枪到之处,敌兵纷纷倒地。江寨大营失守,思任发带着残部逃回邦蚌寨。明军不等思任发喘息,又攻进麓川大本营邦蚌寨,思任发只得渡过瑞丽江往南逃去。


明军远征得胜,蒋贵封侯,王骥授伯,诸位将领均都封赏赐升。


陶赞此次出征,协同明军作战,斩敌酋,连克两寨,立了大功,又一次轰动朝野。正统五年(公元1440年),朝廷晋陶赞为:“太忠大夫”、“资治少尹”。封陶赞祖母阿婻为大淑人。诰词中说:“尔昔者麓川叛寇犯边,尔能事承祖母之命,奋忠贾勇,躬卒民兵协同官军,斩首或贼徒致其败走,联其嘉之,兹特龙恩命,加尔官封,并赐金锦绮,队旌尔劳,尔其益建事功,永光联命。”




《陶府传》最新第四版尚有少量存书,原价每本38元,现价30元。购买联系方式:(作者李开运)13769905830(县城公务员小区内)

→返回目录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