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无量山山无量

无量山山无量

妙曼普洱风情万种 两山景东美如画卷

作者:杨 回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图片摄影:朱家富(点击图片可欣赏更多无量山风光)


 

无量山山无量

 

 

岁月的流逝让每个人都要无可奈何地老去神仙也无可救药,但岁月也是个好东西,因为岁月让每个人的认知往深度挺进,我与无量山的故事可以用时间线串起来。

  

 

山那边的诱惑

  

我出生的乡村在文井坝东边的小横断山,与无量山遥遥相望。站到后面的山顶,可以辽阔地遥望东西橫卧的两山,这就是哀牢山和无量山。儿时,就对两山以外的世界充满好奇,因好奇被村中一位从未走出过两山的老人“欺骗”了。在牧牛的山上,老人一本正经地指着无量山答非所问:天是哪来的?天就是被我们四周的山顶顶着的,你瞧西边的无量山也是。那云从哪来?从无量山背后长出来。无量山背后呢?是海。我无语。可是,不久从云洲(今云县)那边跑过来一男人与村中一女人成婚;他本人证实无量山后面还有无数茫茫大山,他在跨过一条大江后来到我们这里。

 

原来如此。

 

人开始长大,本人对世界的认知在以小山村为半径的几十里内赶山街中开始了。南边最远的到达太忠三合街;东南则是大街,西北是清凉街。

 

不知何年的夜,我注意到家对面的无量山中有车灯开始在高高的山峰时隐时现。为此本人在《西五区掠笔》(历史上曾称谓区,现在为西边五个乡镇)一文中写过如下小段文字:“小时,家对面清凉街高峰的公路一直是幻想的源泉,那公路一直往上升,仿佛要上到天上去。夜晚,归来的车灯时隐时现,又如像从天上星星点点那里下来了,看着那些灯火,做无穷尽的想象。于是,那份神秘便植于幼小的心田,一直牵引着我,诱惑着我。”其实这是无量山的诱惑了。

 

小学毕业那年,老师租了一辆马车我们第一次进城。十几个同学们坐着到20多公里外的县城拍毕业照。照相结束,到菊河边上小游,第一次遥看到美妙的最高峰,见到无量山水如此澈如明镜,充满神往。

 

高中毕业,如果考得上中专甚至大学的话,我的视野将有无限扩张的可能——到省城甚至省外。可考分把我抛回到了家乡,后于心不甘多方折腾有了在县内扩张视野的机遇——当代课老师。开始,教育局长要安排我到无量山中的曼等中学,可命运之神转向把我抛到了哀牢山,让我与无量山无缘。

 

代课六年后,高中毕业近十年时,在县里最后一次“招干考试”中转为正式教师,然而我却只在原地作了个身份转变而已。而恰好高中毕业未考上大学的小弟也在这次招考中在党政系列胜出,在他等候分配的时间里,多混了几年社会的我带着他找了时任县委组织部长何国贤——我们要求去山那边的西五区。何部长有些惊讶,然后热情地询问,了解情况。为什么要去西边?答案是“因为想去”。好!何部长欢喜的样子:“既然你们主动要求去西边,那你们选择一个地方,一个是景福,一个是林街,实话说相对景福更好些”。想到那里有县二中,加之部长推介,我们说那就去景福!

 

本人悟性弱,多年过去了,终于领悟到何部长当时由惊转喜所蕴含的“内容”。客观讲,在景东,就路途而言几个西边的乡镇比之东边的乡镇要遥远很多,都在一百公里开外,个别乡镇甚至接近两百公里,况且要翻越冬季会积雪的无量高峰。整个县,就工作环境而言,明显分四个档次,县城自不必多言为首选。乡镇最佳为川河一线,其次哀牢山下的东边四乡镇,大多几十公里,有两个乡仅二三十公里;比之,最次无疑西边乡镇了,况且当年县乡所有公路为泥土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现在有两个“傻蛋”主动要求要去边远的西区,在“久经沙场”的何部长看来,我们纯真的表白看不出运用了什么“欲进先退”、“背水一战”之类官场“谋略”,家族中也无任何人“高人”指点。这种发自内心真心要赴西五区的举动有点让何部长惊诧莫名了。多年后,何部长都对我弟行踪“紧追不舍”,后来,我弟要退出官场改行他业,何部长还“顶着”不干!说来话长。当年我们要求去山那边,他怎能知道那是无量山对我诱惑的具体表现。

 

送弟去工作应该是接触无量山的一次机会,由于教书的原因,无法成行。后来弟每次回家相聚总能带来一些山那边的见闻,更加激发起对无量山的渴望,这种渴望近乎成一种折磨,这种折磨只有付诸行动。一年后,趁假期,独自乘车翻越无量山并到达澜沧江,过云县再转漫湾绕团西边乡镇。这次行动的成果是写得一文《西五区掠笔》,发表于当时《思茅文艺》,至今发布于《景东银生网》中还能吸引网民阅读。浮光掠影,觉得无量山博大而浑厚。

 

 

走进神秘的圣山

 

又近十个年头过去了,我离开了教育战线,有了相对自由的时间。这期间,在当时《景东报》由纪明良先生编辑的版面上,时不时有“美国专家”、“荷兰专家”、“长臂猿”、“无量山”、“香港警察训练基地”、“植物‘化石’桫椤”、“黄草岭”等一些字词夺人眼球模糊闪跳,但组合在一起的概念都与无量山有关。一九九八年初,又看到发表在报上的关于外籍科学家考察长臂猿受伤而被当地土著救援的文字,最终下决心去一转黄草岭。

 

一个傍晚,找个向导骑摩托出发,夜有些深时抵达黄草岭,向导丢下我返回。住村民家,与他们神聊,聊到了他们祖先的来历传说及现今生存状态。天亮早起后第一次聆听长臂猿的鸣叫声,值桃花盛开时节,美不盛收、心旷神怡、恍如仙境。白天村委会负责人派了个免费向导,深入到村庄最下面深箐里,考证盖石板房用的石板开采工地,实地考察开采石板的详细经过,与民工们住一晚。开采石板很苦,挑石板的羊肠小道在陡坡上行进十分艰险。回来后,为当年《思茅报·大星期》写作了三节稿件,分别是:《景东之黑冠长臂猿》《黄草岭人与“三川半”》《黄草岭之石板房》。第一节在大星期刊出大半个版面,第二节编辑对“三川半”吃不准褒贬是否涉及民族问题、第三节当心与环保有关,所以,后两节未能面世。这次独闯黄草岭,面对最高峰,增加了对无量山的一点点感性认知。文章第一次通过《思茅报》初略在区内向读者展示了景东黑冠长臂猿大体概况,第一次通过专家之口说出了“景东,黑长臂猿之乡,前途无量”。由于了解长臂猿原因,与时任保护局局长张兴伟成了好朋友,我曾多次去家里拜访他,我们深入交流,一致认为这是景东最有价值的东西。通过与他的交往,更加深了对无量山的认知。两年后,县里邀请北京的专家帮助景东找一张外宣牌。对其它人的提议专家们眼光黯淡不置可否,唯对最后张局长的提议专家们频频点头大为兴奋。今天,景东经国家有关部门命名为“中国黑冠长臂猿之乡”,这是无量山对景东最具体最无量的贡献。

 

对无量山的又一“认知”升华是一本叫《无量山》的长篇历史小说。

 

2001年某天,我和朋友走在思茅的大街上,偶然地遇到了景东籍作家毕登程,这次人间的偶遇实乃是上天“安排”我与无量山的深度际遇。此时他刚出了一本叫《无量山》的书,要送我们一本。拿到书,是一部长达60多万字历史小说,一读,我就读了两遍无量山。实话说,由于写“景东解放”的历史,撇开《无量山》“政治价值观”不谈,此长篇除了人物活动外小说中大段大段融汇了无量风物、无量风情、无量风云、无量风流,简直就是无量山百科全书。比之与老局长张兴伟的了解,他只是撩开了无量山神秘生态面纱冰山一角,而毕登程的小说从更深更广的人文风情深度展现了无量山的美。为了更加了解无量山,我开始找毕登程的联系方式;为了无量山,在读完第二遍《无量山》后,我独下思茅城。在“采访”毕登程的一周时间里,与他同吃同住。原来为了写《无量山》他已经做了几年的准备,做教师的他一到假期就直奔无量山,作了二十多本采访笔记,还登上了无量山最高三千三百多米的主峰。他的足迹遍布了无量山的山山水水,他的身影曾在无量山的古村落闪现,他的小说是踏遍无量写无量。这次“采访”,我们一同拜访了几位还健在的小说中主人公,从他们口中,在毕登程的口述中,我被牵引着神游无量山核心地带的风光及风土人情,对愿望实地攀登最高主峰心驰神往。

 

巧合的是,归来写成一篇毕登程如何写《无量山》纪实稿标题就叫《无量山无量山》《思茅报》刘卫平总编加工完善后以整版刊发给予宣传。 

 

2004年,到县内小报工作近两年了,无量山的每个乡镇因工作几乎都熟悉了。4月某天,我被通知要求去一转景福乡采访,上车才知要去攀登最高峰。机遇在无任何准备情况下来临,很激动。当晚团队人马驻景福乡政府,我却按耐不住当天就与打前站的向导来到最高峰山脚下,仰望无量主峰,面对无量山重峦叠嶂,青山绿水,不禁激情澎湃,彻夜难眠。在接下来三天攀越无量高峰的行程中,与无量山“亲密接触”其雄奇险峻大面积扑面而来,美不胜收,大言无语。

 

这次橫越无量山最高峰,可以说是对景东境内无量山从外围到核心区一次彻底认识,站在最高峰,感受到了做一个无量山之子的骄傲。同时,无量山的现状也让我喜忧参半。事实上,无量山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深厚,剩下不多的原始森林也并非像少数领导因“政治需要”说这是景东祖先们有意识保存下来的。坦白说,景东有幸能保存下来两山,完全是上天的安排。假设大炼钢铁年代有如今现代化的挖机器械,两山可能早就惨遭毒手。后来本人在写《登无量山最高峰随想》的文章中有这样的段落:“在登上最高峰之前,我一直以为无量山是深不可测的。登上山顶,举目四望才清楚原来人类活动的炊烟已在不远的山脚下飘浮,要不是亿万年前那只造山的手把它突然一路不停抬起成陡峭的山崖,无量山可能早就满目疮痍。”

 

这次攀登,没能写出优美的所谓登山游记而是写出了有些沉重的思考来。严格说,此次登最高峰是本人对无量山认知的一个转折点:对无量山的认识已经从探秘求知转到如何保护上来。在《随想》一文中朦胧有这样的句子:“未来景东,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本人认为应有一个长远规划性指导纲要。在相应的开发中,如何做到既能满足现代人回归自然的寻求刺激性旅游的需求,又不破坏已经不多的原生态自然环境,做到天人合一。”无疑,是一个里程碑式转折。

 

点击图片可欣赏朱家富《双龙护珠》

 

 

上苍赐给景东的厚礼

 

 2005年初,在广电系统工作的小弟从省城带回一个软件,这一软件让我从太空看到了景东的价值所在。它是美国人搞出来的《上帝之眼》通俗讲就是现在很多人会玩的谷歌地球。如今这一软件在网上就可以直接下载使用,而当时却只有英文版,对于多数国人,要安装这个关键的中文破译版才能把“地球”把玩得有滋有味。这是一个神奇的软件,它把从太空遨游地球的权力交到你的手上,点击鼠标,地球任何角落尽在你的眼前,你甚至可以找到你的“家”,这时的你就是真正的“上帝”。

 

随着对谷歌地球把玩的熟悉,当整个地球还在电脑上时,也许在外太空这一距离视角,这时的地球是只是一个没有国界,更无法分清省界“球”,我却一眼就能找出景东位置所在。这是因为在亚洲片区的某个角落,有两条深绿色的标签“贴”在那里——这就是两山,这两条绿色标签是原始森林的“杰作”,其中一条大部分在景东境内,这就是无量山。这一“杰作”意义非凡,充分说明云南在中国的版图上还有两大片相对完整的原始森林保存了下来。领会一下吴征镒院士思想:“那是将来人类到其它星球演化时要用到的”就能知道其价值。

 

2005年5月,为了无量山的精灵,同事副部长李力小姐约我去无量山的大寨子采风,这里常年有来自全国的灵长类专家承前启后专门跟踪研究黑冠长臂猿。在村子旁边的原始森林中,近距离接触到了这些被习惯化的与人类最为亲近的动物,兴奋异常。想到谷歌卫星上的这片稀薄的原始森林,看到它们生存的旁边真实地就是人类的村庄,忧心忡忡。听说某些利令智昏的当权者因利益驱使,把林区公路挖到了长臂猿生存地域,把它们某个季节过渡性食物之西南桦大棵大棵伐倒,而专家们在研究这些精灵的同时还得大力呼吁阻挡他们砍伐的脚步。为此,在李力小姐先期回城后,我却为此找个向导单独用两天时间实地去调查,结果心痛不已。

 

 

这次采风,写了一文关于无量山黑长臂猿的点滴思考——《上苍赐给景东的一份厚礼》。本文距黄草岭听长臂猿鸣叫过去了七八年,长臂猿现在已经是景东的“明星”,如何保护这些明星,本人提出了些见解发表于普洱日报:“要做好这一工作,就是要保护好它们的生存之地,使它们栖息地不断扩大,这就要让地于林。这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长远目标,景东要结合开发旅游区来扩大繁荣县城,让县城承担起以服务游客,依赖游客以此建设发达的第三产业,逐渐转移无量山保护区周边生存的山民。”关于开发与保护:“并不矛盾,开发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无量山近百群黑长臂猿,未来旅游开发利用中可‘牺牲’大寨子动物观测站中已经跟踪熟悉的‘哥本’ 一家。”为了更好地保护无量山,打响景东旅游,本人曾经欣慰地断言:“无量山黑长臂猿肯定是景东发展旅游中最有卖点的一张牌,它的市场是广阔的山外。”

   

图片摄影:朱家富(点击图片可欣赏更多无量山风光)

 

 

 

让动植物的天堂永存

 

如果能深入到无量山腹地,你会觉得它的博大,站在云南来看,它的确是云南真正的原始森林中心。但是把玩地球,如果不经意的话,你很难发现还有这样两条绿色标签,它们是那样的细弱,正如它们是那样的脆弱一样。如今,当我有事无事在谷歌上“走进”无量山时,看到那些被片断化的白色区域,我经常思索这样的问题:如何保护好森林并尽可能恢复被破坏的局部地方应该是景东战略任务,因为森林对我们人类价值无与伦比。

 

但是,保护无量山并非说说而已,而是要实实在在的行动,有些行动还有很大的“风险”。莽莽苍苍的无量山原始森林从古到今都是无价的生态之宝,但总有一小部分人,反映到他们眼中是“万能”的即时“财富”。2008年,在林权改革期间,无量山接近高峰的部分原始森林在核权中显示已经以数十万的价值“合法”出售给了木材商人。获知这一信息后,时任林改办常务副主任李发祥坐卧不安,他带领我们三番五次深入实地,多方调查权衡,阻止了这一可怕的事件,后来把这些所谓的“商品林”置换成生态公益林。如今的那片林子中深深的山箐依旧流水潺潺。景东,我们多么需要像李发祥先生这样为森林而忧并付诸行动的人。

 

罪恶总因贪婪而蠢蠢欲动。2011年,我们对保护无量山行动升级了,从纸上谈兵上升到“真枪实弹”。就在上一年,陆续有有识人士议论说无量山某个地方开始挖入林区路并有大量木材运出山,祖祖辈辈为之保护的水源地正面临灭顶之灾。仗义执言的朋友杨早先生通过调查运输车发现,车上的不少木材为千年古木。忧虑万分的杨早相约我多次去实地绕伐区周边查看,但无量山山高林密,因迷路无法弄清楚事件原委,而主入口却堂而皇之立有“公告”有专人把守,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这年春节的第二天,趁着伐木人员回家过年之机,杨早先生与我一同驾车顺崎岖林区路挺进。一路触目惊心,林区路已经开挖进长有原始森林的大山深处,拍得无数图片回来。他开始质问有关部门,“有关部门”轻描淡写回了个邮件——“此属中低产林改造”。我们分析后写下了这样的标题——《被中低产林改造的原始森林》,这个逻辑相悖的“标题”最后“叫停”了这一令人无法想象的破坏无量山毁林事件。

 

杨早先生的这一举动使我发自内心的敬佩。要知道,森林是我们人类赖以生存安全屏障,森林给人于安全感。然而,在这个是非一天天“模糊”、价值观早已扭曲的年代,如此邪不压正的举动,需要大无畏的精神。而保护无量山需要更多的“杨早”挺身而出。

 

两山一天天名扬天下,也正因为两山,景东要承载起恢复保存生物物种的重任,它的具体表现就是从地方到国家层面都形成共识——景东要建一个亚热带植物园。今天,随着景东亚热带植物园建设工作的稳步推进,我对无量山及哀牢山的情感与日俱增。由于无量山比之哀牢山更具有特殊性,情感归属更为强烈些。何以这样说,因为从地域上而言,保护区大部属景东,最高点在景东;地势而言,无量山山高坡陡,保水性相对弱,在近年干旱成云南常态下,这一特点让我对保护无量山思考也更高更远甚至杞人忧天。为了写这篇稿子,在杨早先生的护驾下,我们专题从无量山翻越高峰经芹菜塘到镇沅勐大,再翻镇沅境内无量山到镇沅县城,实地感悟景东境外的无量山。的确如此,由于景东境外的无量山相对平缓,那里的无量山基本已被人类开发。所以,景东段的无量山更凸显其价值,这一价值不仅是景东的,其实是中国的,恰如今天景东县委张瑜先生常说:“它的价值更是人类的”。

 

我想,保护无量山要着眼未来、关注现实、把握细节。长远来说,个人思考应当把景东境内的两条公路的山顶封闭(一条为文井清凉后面高峰点,另一条为安定到漫湾的山顶),联合南涧把“214”线的山顶也封闭。而公路的功能用隧道贯通,山顶恢复森林,视情况为动物留出一两千米通道。何以有如此大动干戈的思路?因为这样可以把已经不多的无量山森林再度连为一体,为一生不下地的国宝长臂猿们的交往生存繁荣拓展空间。

 

再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由于无量山山势陡峭,不易存水。近年来大环境云南天干少雨,每到干季,无数山箐断流,无数的动物们只能在不多的深潭中寻找水源,而无数人类取水的管道一天比一天伸向更远的地方,加剧了水源的缺失。我想战术上应该为动物的这一生存时期解决些实际问题,在每年大雨水“收兵”后,人为地淘深一些水塘,为动物们储存更多的水度过难关。这一细活说起来点多面广,不可思议,其实可以以无量山周边山民包干的形式完成。请不要对我的这一“杞人忧天”嗤之以鼻一笑了之以为在天方夜谭,在我们为景东亚热带植物园山顶观景区水体来源探寻的时候,家住无量山的山民无意中谈起,近几年每到干季,离他家不远的小箐都干枯了,只有一口深塘里还有水,每天数不清的鸟儿飞来此喝水维系生命,然而有不法之徒却“趁人之危”在此安下机关,每天捕杀鸟儿不计其数,再倒卖到市场牟取可怕的“财富”。而这绝非孤例,现龙街乡原同事陶文炳老师曾向我提供线索,他注意到近年来干季数不清的虫虫脑脑在干涸的小箐中煎熬,不少小动物们在饥渴中死亡。而太忠境内的某加水站人员说,今年出现与往年不同的一个情况是鸟儿们因饥渴奋不顾身扑向储水池里饮水,成一道奇观。据了解,更有人不仅常年安设机关捕杀大型动物,也用此法猎捕它们。以此类推,放眼整个云南呢?当万物之灵人类可以用“聪明”暂缓水源困境时,与我们休戚与共的动物们只能坐以待毙,如果没有了它们,是人类对它们的犯罪!更是我们自己的悲剧。谁来拯救它们?森林是完成这一使命的重要因素,因为森林是最大的天然“水库”。

 

 

永远无价的生态之路

 

核心区由原始森林构建的无量山泽被着景东子民,更有幸的是,金庸先生神笔让各路“侠客”在无量山“刀光剑影”,这些“刀光剑影”对景东未来价值无可估量,如果景东处理好与《天龙八部》的“链接”关系,让全球华人世界的大批“无量派粉丝”望向景东,景东将被世界托举。景东是有资本的,但是,只有走生态之路,保护好无量山动植物(也可说两山),我们才永远不会错。我想,多年后当境内外游客们都认知到“整个景东不仅是亚热带植物园而且还是亚热带动物园”这一大概念时,无量山将永远给我们“山无量”的回报。

 

(景东MTV)听黑冠长臂猿打鸣的地方

 

·我和无量山的故事征文获奖名单及颁奖通知

·社会纪实·景东——世界黑冠长臂猿之乡

·社会纪实·无量山 无量山

·西五区掠笔

·登无量山最高峰随想

·无量山狂欢节新闻荟萃  

·狂欢节开幕式实况录像

·森林音乐会

·景东宣传定位之我见

·黑长臂猿哥本的一天



 

 目录            上页                  ▶下页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