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川河两岸 蒹葭苍苍

川河两岸 蒹葭苍苍

澜沧江紫雾

作者:王秀才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年暮微寒,川河两岸,蒹葭苍苍,时光执笔,涂鸦白首。

秋末冬初,你来与不来,蒹葭均不再等待,它们应时含穗吐花,绽放在川河两岸,飘逸、从容、闲适、淡定。洁白无污的芦花,是上天失落人间的白云。

蒹葭,指芦荻和芦苇,一起生长在沼泽、水边,并称“芦花荡”。芦荻花银白,枝茎相比芦苇细柔。芦苇花白绿色和褐色,枝茎相比芦荻壮实。如果把芦苇比作一个绅士般男子,那么芦荻就是一个纤纤女子,风中不胜娇柔。在天空,它们彼此以叶搀扶,共渡狂风骤雨;在地下,它们有连理枝,交织一团。它们习性相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呼吸共命运,任凭凄风苦雨蹂躏,一如既往地相依相偎,缠绵悱恻,相濡以沫,朝朝暮暮,卿卿我我,令人们难辨谁是芦苇、谁是芦荻。川河两岸,芦花飘絮,三魂七魄,星星点点,像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起跌入爱河。

谁说芦花轻浮摇摆不定,那是风雨摧残中的坚韧品格。活在风雨飘摇的世界里,生命的苦难历程跌宕起伏,折断容易,唯有宁弯不折才倍感艰难。只有活下去,才能在蓝天白云下,让自己绚烂一场,来年的春天,芦芽满地,昭示它们曾经来过,曾经绽放过,不应有恨!这就是芦荻、芦苇,千万年活出来的生命韧性,生活哲理。芦竿,它坚韧不拔,给人一种不屈的精神启示。

芦花,不与百花争宠春天,只选择万物萧索的秋冬,遗世而独立,开出自己,开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精彩过往,它雪白、轻盈、纯洁,活出韧性、自尊又自卑的爱。在繁忙喧嚣的川河两岸,当它寂寞开花时,更是在风中摇曳着,给人产生一种如诗如画,似梦似幻的感觉。

 

 

 

川河两岸,蒹葭苍苍。所谓伊人,穿越千年时光,从水中央姗姗走出来,在芦花荡里,寻寻觅觅,深情款款,寻找一首失落已久的《芦花情歌》。她仿佛赏到了芦花的气息,氛围,情怀,落两肩花絮,而浑然不觉。芦花深处走着,看着,欣喜着,没了患得患失的心情。与芦花互相映衬,到融入芦花婀娜,蓦然,她已经成为芦花魂、花仙子,她义无反顾地进入花白色梦境,令芦花魂牵梦萦。微风拂过,一样柔美,女人如花,花如女人,令拍摄者分辨不清是花美,还是女子美,构成一幅绝美图画,难以取舍。

 

 

 

 

迟暮的年轮,从《关雎》中走出来的女子,轻易错过了采芼荇菜的季节,纤纤素手,却在川河岸边的潮湿沙滩,不期而遇一地的苦凉菜,还邂逅了一株结满青红果实的番茄。维持得失平衡,是天道;顺天应时,是人道。故天道酬勤,人道随缘。在这芦花围屏的空地,竟然有意外收获。

清风摇曳,芦荻和芦苇飞絮,紧紧黏连在一起,在天空划过一道弧线,像芦花归去来兮的魂魄,零落入土,为生命的结束和下一次开始,生死相随,生生不息,画了一个圆满句号。芦荻和芦苇,这对心心相映的情侣,它们不分不离,以叶执手,白头偕老,一起走完生命历程之契约。银色波浪,随风而起,是它们最后一次世间共舞。

川河两岸,蒹葭苍苍。让梦在芦花深处,筑一个栖息的爱巢,不关风雨,只想浴一回月光。

芦花飞絮,情不知何起,却能超越了生死。

 

 

#秀才足音更多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