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景东曾出土东方一绝——蜀布

景东曾出土东方一绝——蜀布

郡枕无量山 坐拥澜沧江

作者:王秀才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布朗族村寨全景 

 

民国期间编写的《景东县志稿》第130—131页记载:“乾隆三十七年壬辰,银江水大发,冲坏民田无数,左所营粮田冲坍数百亩,田底坍出大木二株,大经数尺,长六七尺,色黑而坚,乃数千年物。”


乾隆三十七年,即公元1772年,距今238年。川河发大水,冲毁了景东锦屏镇北屯村左所营农田,田被冲坍塌后,露出两根大木,另外,还坍塌出几条布匹,有六七尺长。经,“织布机上的纵线”,这里代指苎麻布或糙布。出土的布匹色黑而坚韧,《景东县志稿》认为,它应该是数千年前纺织的布匹了。


据《华阳国志》和《后汉书》记载,这里(今哀牢山一带)“宜五谷蚕桑”,“出铜、铁、铅、锡……”尤多珍奇宝货如黄金、光珠、琥珀、翡翠、水晶、玛瑙……并有孔雀、犀、象、轲虫、食铁貊兽和说话的猩猩等。另外,还有“节相去一丈,围三尺余,受一斛许”的大濮竹等。这里最有名的工艺特产是桐华布和兰干细布,就是优质苎麻细布,其华美有如丝织品中的彩色大花绫锦;桐华布则是用木棉织成的洁白不污的布。这两种布产于哀牢,经蜀贾转手贩运,被张骞误称为“蜀布”,秦汉之际就已远销南亚和中东,被人称为“东方一绝”。


 

布朗族女子 

 

明清汉史料中多有记载,景东曾是今天布朗族和哈尼族祖先栖息地。清朝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之36》记载景东:“古荒外地,名曰柘南,蛮名猛谷一名,君南川,分十二甸,昔朴和泥蛮所居。汉、唐未通中国。南诏蒙氏立银生府于此为六节度之一。寻为金齿白蛮所陷,移府治于威楚。白蛮遂据其地,历大理段氏莫能复。元中统三年,平之,以所部隶威楚万户。至元中,置开南州,仍隶威楚路。明洪武中,改为景东府编户八里。土知府陶姓,土知事姜姓。今因之。”


这里的“朴”,即蒲蛮,即今天布朗族和佤族的祖先。来自《国家民委•布朗族》的资料记载,布朗族有多种自称,居住在西双版纳的布朗族自称“布朗”或“巴朗”,临沧市和保山市的自称“乌”,墨江、双江、云县、耿马等地的自称“阿瓦”或“瓦”,思茅的自称“本族”,澜沧县文东乡的自称“翁拱”,镇康、景东的自称“乌”或“乌人”。过去,其他民族对布朗族的称呼也各不相同:双江傣族称之为“腊”,拉祜族称之为“卡帕”、“卡普”,西双版纳傣族称之为“闷”,哈尼族称之为“阿博”或“阿别”,当地汉族及彝族称之为“蒲满”或“濮曼”等。“濮人”部族众多,分布很广,很早就活动在澜沧江和怒江流域各地其中操孟高棉语的一支可能就是现今布朗族的先民。濮人在我国史籍中有过许多称呼,秦汉时称为“苞满”、“闽濮”,魏、晋、南北朝时称 “闽濮”,隋、唐、五代、宋朝时期称为“朴子蛮”,或“扑子”、“朴子”、“扑”、“蒲满”、“蒲人”等,元、明、清时期称为“蒲满”或“蒲人”等。


景东有许多古茶树,花山镇文岔、漫湾镇慢壮和文龙帮崴等地,均有古茶树,有“茶出银生城界诸山”记载。自古以来,茶叶就是布朗族先民栽培的著名物产,布朗族所居之地多为云南今日盛产茶叶之地,是云南大叶种茶叶的主产区。闻名遐迩的普洱茶,早在清代就是云南珍贵的贡品,为当时国内的珍贵饮料,到清代晚期,普洱茶已为士庶人家普遍饮用。时至今日,布朗族地区仍是“普洱茶”、“勐库茶”的主要原料产地之一。


曾经在左所营出土的“大经”(布匹),是古普洱茶之外,远古蒲人在这里居住的又一个物证。


 

能歌善舞的布朗族青年男女 

 

布朗族的传统纺织技术十分高超,在历史上享有盛誉。布朗族的服装多是自制的土布做成的,以蓝、黑二色为主。其纺织原料是自种的棉花、苎麻和葛线麻等。用棉花和苎麻可以纺织成土布,用苎麻和葛线麻可缝麻袋或挂包。布朗族的纺织技术起源甚早。千年以前的汉文史籍中就有濮人以木棉织布的记载。《广志》说:“木棉濮,土有木棉。”“黑僰濮,出桐华布。”《华阳国志•南中志》永昌郡条说:“有梧桐木,其花柔如丝,民绩以为布,幅广五尺,洁白不受污,俗名曰桐华布。”西汉初年,这种用木棉纺织的布曾被蜀商大量运往关中一带销售,属当时的上等纺织品,倍受世人的青睐,以至于规定了它的交换价格,说明当时濮人的纺织手工业发展水平已经很高。明清时代,康熙《楚雄府志》卷一说:“蒲蛮,山居火种,妇人织火麻布为生。”乾隆《景东直隶厅志》卷三载:“蒲蛮,女织棉布。”又据道光《普洱府志》卷十八:“黑濮,宁洱有之……颇知纺织。”这些史料说明了布朗族先民的纺织历史久远,曾经拥有杰出的纺织技术。今天,在布朗族地区,仍可以见到一些妇女沿袭祖传的纺织技术,精心制作布料和手工艺品的情形。至今,在双江布朗族村寨里,家家户户都有老式的压棉机、纺线机和织布机。他们依然自己种棉花、织布和做衣服。特别是双江布朗族妇女善织“葛布”和“阿娃毯”,远近闻名。


 

布朗族纺织 

 

景东漫湾一带,20世纪中叶前还有一种“蒲蛮布”,用麻线做原料,麻线取自苎麻、剑麻(当地成“筒麻”)、绵竹或火神树皮等。


“色黑而坚”,布朗族由于偏爱黑色,他们的服色往往以黑色和青色为主。崇尚黑色的部分俐侎人、哈尼人,皆类似蒲蛮。据《皇朝职贡图》记载:“俐侎蛮、状貌黒黝,颇类蒲蛮……” (景泰)《云南图经志》载:“其民皆倭尼、类蒲蛮……”也许这部分人与蒲蛮有密切关系,彝族俐侎人“龙门调”记载,永德县的俐侎人是由楚雄、景东一带迁徙而来。他们唱的古老 “龙门调”,让后人永远记住祖先的迁徙、感恩生存大地。


从这些可以看出,民国期间编写的《景东县志稿》记载的“大经”,极有可能是蒲蛮所织的布匹,据此可以考证,川河岸边很早就有人繁衍生息,布朗族是景东最古老居民之一,后来,多数迁徙远去了。同时证明了,而经蜀贾转手贩运,秦汉之际就已远销南亚和中东,被人称为“东方一绝”,张骞误称为的“蜀布”,正是由哀牢山一带民族所纺织,景东境内土著居民很早就学会了纺织,而且工艺精湛。虽然满清总督鄂尔泰在《恩乐县歌》里记载,“有一种猓猡,穿麻布凉,用羊皮御寒。”但个人更倾向于“蒲蛮”留下“大经”。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