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寻梦漫湾百里长湖 我只想掬一捧饮之

寻梦漫湾百里长湖 我只想掬一捧饮之



作者:王秀才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与彩虹同行

 

澜沧江边是童年乐园,后来,百里长湖闯了进来,它用自己的柔美,堙没了我太多斑斓的梦。带着寻梦的心情,与挚友杨回先生乘车,盯着怎么也无法接近的彩虹,踏上了重新亲近景东漫湾百里长湖的旅途。那些往日的趣事,在脑海中纷至沓来。

 

无量山村庄

 

从景东县城到漫湾百里长湖,需要翻越尖削嵯峨的无量山。无量山古称蒙乐山(其实应为“蒙落山”或“蒙倮山”,时人之误也),南诏时称为“小南岳”,后来以“高耸入云不可跻,面大不可丈量”之意称为“无量山”。清代景东籍云南五大诗人之一戴家政在《望无量山》中写道:“高莫高于无量山,古柘南郡一雄关。分得点苍绵亘势,周百余里皆层峦。嵯峨权奇发光泽,耸立云霄不可攀。”


远观无量山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边,无量山有太多神秘,据说段誉与茶商马伍德来到无量山,不幸掉进山洞,循着洞一直前去,出口竟然到了澜沧江边。无量山不仅是故事的富矿,而且还有许多迷人的景致,弯曲盘旋的公路,定能让人看个够。那些小河流水人家,静静地陪伴着绿色田野,而古朴的林木,寂寞地听着车轰鸟鸣。或许受到段誉穿越山洞启迪,杨回先生说,以后,应该打隧道穿越无量山,直接到百里长湖,还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片宁静、和谐。

 

回环盘旋的无量山路

 


经过山顶无量山森林公园,淌过那条寂寞幽径,穿越那些迎迓的林莽,洗净了浑浊的五脏六腑,人便顿觉神清气爽。据说,一位台湾客人路过此地,以为这里就是神仙姐姐所居住的玲珑小屋。站在观景台,远眺天边云起风生,神清气爽,飘飘欲仙,叹息往事如烟美丽而易散,此情只可寄托山水。

 

无量山森林公园曲径通幽

 


车子爬行在回环往复的公路上,金水漫湾终于呈现在眼前,目光挤过峰峦,依稀可以看到百里长湖,它像一个翠玉盆中盛着湛蓝的水。

 

远观百里长湖

 


景云桥“替身”永久大桥横跨江面,对岸就是云县了。经过漫湾电站,进入一个叫“填坝”的地方,百里长湖码头,这里等着许多大小船只。车子刚停下来,船夫和渔夫就会过来争着兜售生意。

 

雪域圣水澜沧江

漫湾电站


 

乘坐着敞口船,逆流而上,江风徐徐吹来,拂乱发丝,令人心旷神怡。不远处,几只野鸭和其它水鸟,在湖面上自由嬉戏飞翔,波澜不惊。两岸住民迁徙后,人退林进,山青水秀,颇显静谧幽寂。我心里隐隐感觉,江流蓄水成湖,束缚了那么一点灵秀之气。

 

漫湾百里长湖

澜沧江边古村落


 

静静停靠的小船

 

驭船的少妇,目光如烟波浩渺,随意地看着远方,常年风吹日晒,可她的脸依然白嫩如芭蕉心。或许,乘客与她重逢还能忆起,她眼中乘客就是一次平常过客,过后哪有工夫思量。常年航行在青山绿水间,涤去茫然,浸润她一身灵气,像江竹一样婀娜柔情。


江流宛转,像百爪玉龙,把足探入碧绿山谷间。驭船少妇的回眸,如轻轻泛起、荡漾开来的涟漪,伴随着蔚蓝江风,有一种抚平浮躁的力量,怡情河清海晏,蝉蜕一身疲惫。两瓣乐感檀唇,胜似百里长湖。


大约行驶一小时,船很快到了与我缱绻八年、令我多少年后依然魂牵梦萦的龙潭山脚。龙潭山,因为山脚有两个龙潭而得名,说也巧合,这个龙潭一个像铁锅,一个像镰刀,合在一起看像一个“明”字。据说,龙潭山曾经居住着一个红发魔女,能撒豆成兵。她一剑在澜沧江边划出个“明”字,是为了迎接明末皇帝朱由榔,反抗满清入境滇西。抵抗失败后,红发魔女不知是遁入无量山隐居,还是前往缅甸救驾,没人知晓。一直以来,天阴下雨,红发魔女摆石阵用的石老虎会咆哮,石公鸡会打鸣,石马会到田里觅食。一个“明”字,每年都会被澜沧江涨潮时吞没,但是洪水退后,两个龙潭烙印依旧,从来没有被泥沙淤积抹平,莫非真的有灵性?


龙潭与澜沧江之间,是一片上百亩的芦苇,其间有五棵古松。邻近山坡上,有一棵三个成人才能合抱的滇橄榄树,也许,它就是三毛一生寻找的梦中橄榄树。橄榄树下边,是滇缅铁路遗址,为了抗日大通道、大动脉,那些人工镐凿丰碑,历历在目。儿时,饥饿缠身,我们不知道什么抗日通道,只是在乎芦苇丛中的草蜂蜜,或龙潭里的小鱼小虾,味道鲜美。吃完烧小鱼小虾和草蜂蜜,跃入龙潭泡一泡,再蹿到沙滩滚一滚,晒一晒日光。沉浸在一个美丽童话世界!


后来,这美丽的百里长湖,一切都落入水底。即将埋入水底的那一年秋天,我们几个朋友夜宿龙潭边沙滩。深夜,一轮圆月高悬,我正在兴趣盎然地朗诵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江天一色无纤尘, 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忽然听到舒心唱完一曲《寻梦》后,对我说:“我唱给你听《最后一个情人》。”澜沧江涛声窃窃伴奏,沙滩芦穗婀娜伴舞。也许,秋天过后,我们即将天各一方,舒心有感而发,意有所托。伤感的曲调,哀怨的眼神,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仿佛是发生在昨夜。

 

祥临江桥

 


四季周而复始,可每个人的岁月不会回头再来,那些落入湖底的春花秋月,龙潭芦苇,古松橄榄,还有飘荡在秋夜江面峡谷的歌声,一别成谶,今生今世我再也见不到了,因为我不可能等到海枯石烂、沧海桑田。舒心不在水中央,伊人也不在水的一方,我不愿在美丽伤痛中继续煎熬,用手机播放起《下定决心离开你》,心如龙潭山红岩,毅然离开了龙潭上面那爿水域。


离开了龙潭山拥抱的水域,进入大脚神仙担土堵澜沧江缺口处,那两个锥形峰峦,有一半被水浸泡,像两个小岛依偎守望。舒心曾说,我们就是那两个山峦,朋友之情,永远不忘。而今天行船驶过,舒心不知何处去了,那两个峰峦摇曳在时光流水里,像极云影堆砌水面。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人绝不能回忆,但又不能遏制回忆,因为回忆尽是美好往事,美好往事像酵母,能发酵那些因撕裂的疼痛。


两岸高山,山顶几乎靠在一起,传说那就是姊妹山。他们曾经想靠在一起热吻,被当地人拍打簸箕、学公鸡打鸣,警示这对恋人永远有缘无分。这一对情人,他们用身体掩护了抗日通道枢纽“景云桥”,景云桥功成身退,几根铁索牵挂的所有往事,随几块枕木担负的历史,拆解尽姊妹山前世今生的虚幻。


看祥临路跨江大桥,豪华胜过景云桥百倍,可是担不起景云桥沉重和精彩。湖边小船,桥头人家,谁管那些生前身后事!


如果是冬天早晨,一条银龙起舞,像是羽化的梦境,虚无缥缈,若有若无,难于抓在手里。


百里长湖属于“忙怀文化”圈,古人留下了雷楔石作为见证曾经来过,而我们只留下碎如涟漪、无法寻找的一场梦。


游玩漫湾百里长湖,一路有几种美食值得品尝。

 

黄牛干巴

 


牛肉凉片

黄牛

 

黄牛汤锅

 

经过景东漫湾镇街道时,有一家回民清真牛肉餐馆,味道不错。有红烧牛肉、牛肉汃烀、牛肉小炒和牛肉凉片,都十分可口。这家餐馆的牛干巴,更是一绝,味醇绵厚,香气悠远。


过了小镇,别担心吃不到当地特色美味,路上还有两家羊肉火锅店,生意火爆,口感远近闻名。食材为澜沧江边黑山羊,它们平时能飞岩走崖,尝遍无量山百草,肉质鲜美,少有膻味,不愧为生态美容食品。

无量山黑山羊

 

 

烀羊肉

 


亲近百里长湖芳泽,少不了品尝江鱼。雪域圣水孕育出来的尤物,鲜美异常。口福好时,碰巧能尝巨魾(因肉黄口阔,当地人称“面瓜鱼”或“喇叭鱼”),它主要生长在怒江、澜沧江和元江。当然,还可以品尝其它江鱼,如细鳞鱼、白条鱼、“瘪汉子”鱼,或煎或煮,听从内心召唤。再不行,还可以品尝网箱里人工饲养的中华鲟。

巨魾

 

 

中华鲟

油炸白条鱼

 

澜沧江白条鱼

 

与景东漫湾百里长湖底龙潭痴恋八年,就像一对转身陌路的情人,回忆里尽是甜蜜往事。百里长湖,你是他一场失落的梦,那些未来日子,他心里时刻念着你的好、想着你的美。其实,百里长湖那些美好往事,不是梦,梦有可能偶然重续,你像流星决然离去,永远也无缘重逢。

 

古木参天

 


寻梦百里长湖,人面不知何处去,惟有一江春水,念悠悠、恨悠悠。下次重游百里长湖,不知能否遇上那个船夫,再续一场碧波荡漾的同船渡?


会当临风无量山巅,只为摩拜一朵流云。寻梦漫湾百里长湖,我只想掬一捧饮之!

 

澜沧江,百里长湖,一个人的江湖,却无法相忘。

 

青松宝塔辉映


 

坐看云起时

 

隐士幽居

 

#秀才足音更多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