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有古茶有故事的景东文龙帮崴

有古茶有故事的景东文龙帮崴



作者:王秀才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古树通道 

 

景东文龙帮崴,不知是谁给谁种了情蛊,夫妇俩如影随形,一时一刻也不分离,上厕所也要一起去。他俩走在路上时,十指紧扣,决不允许有人从他们中间插过。他们相濡以沫,用农村话说,就是可以换口水吃的那一种好。


情蛊,是爱药的一种,莫非无量山腹地文龙帮崴,真的有这一种绝世秘方?怀着一种好奇心,我们相约去探访那一对夫妇。不为寻找济世良方,只是为爱的圣殿,顶礼朝拜,无量情深。


帮崴距文龙镇24公里,一条水泥路,循勐涝河溯流而上,源尽之时,直达帮崴村。


山高水长勐涝河


 

清澈的勐涝河

 

有一条清且涟漪的勐涝河,来到文龙镇殷切迎接我们。是不是因为喝了勐涝河的水,使得那对夫妻那样出双入对,朝夕相伴、卿卿我我?


有人根据“勐涝”发音,认为勐涝河畔曾经有很多人烤酒,勐涝河是一条酒河,河谷散发着醉人芳香。我们像《诗经》里采薇者,溯流而上,无量山沧海桑田,勐涝河流淌着像石头一样多的故事。飞禽走兽的故事,在花落叶绿之间演绎。


地名从主。《元史•卷六十一•地理四志》记:“威楚开南等路:领县二、州四。镇南州(今楚雄彝族自治州南华县),州在路北,昔朴、落蛮所居。”《明史》记载:“镇沅,古濮、洛杂蛮所居。”历史上,果然有一种“落蛮”,居住在蒙乐山,于是,有了勐涝村。地处无量山发端处巍山的南诏王,封其为“蒙乐山”,其实,当地人读作“蒙倮山”,汉史又记作“蒙落山”。很久以前,有一种“落族”,住在勐涝村,村边的那条小河,就以他们民族命名,以译音无定字,成了一条美丽的“勐涝河”。就像元江,一度被称作“濮水”,濮人居住的地方。


渐渐逼近勐涝河源头,原来,那对从来没有离开过帮葳的夫妇,或许根本就没有喝过一滴勐涝河水。


现在,勐涝河边的玫瑰园,酿出了玫瑰酒,芳香混和涛声,它真的成了一条“玫瑰酒河”。


帮迈有口隔娘水


 

帮崴云雾

 

在去帮崴的路上,忽然,看到几棵苍老古树,年龄应该有几百年了。部分躯干被风雨镂空,让人感觉到帮迈村历史厚重。


我正在给那几棵古树拍照,这时来了一男一女,身上带着镰刀,看样子是干劳动回来。女人径自走了,而男人留下与我闲聊起来,看来他们没有用过情蛊。他说他姓纪,他祖上在洪武二年来景东屯守,世袭了10代将军,改朝换代,将军没了,就来到帮迈定居。当纪姓等人家来到帮迈时,跟最早来定居的一家土著买地。这户人家放弃抵抗,不想南逃,隐居此地。元朝统治时期,曾对蒲蛮民族进行军事征服,蒲蛮不断反抗,且反抗高压统治最强烈,经济遭到破坏,军事实力受到极大削弱,政治势力也日益衰落。


没过多久,纪姓男子电话铃声骤响。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说,我得立即回去。或许,他们一起刚饮了隔娘水回来,需要印证情蛊的可靠性。


有人说,“帮迈”是一帮人迈出了一步;又有人说,帮迈是“窝铺”的意思,最早来的土著在这里盖“窝铺”。倪辂《南诏野史》载:“昆弥氏,国号‘拜’(环碧山房本作‘邦’),历年莫考,张氏继之,改为建宁国。”不论是“拜”或“邦”都是源于南亚语系古语村落的音译,国内史书多用“邦”、“巴”、“班”、“摆”等,云南省凤庆县历史上是蒲人聚居区,清代《续修顺宁府志》还有许多保留有 “邦”字的村落,如邦买、邦拐、邦贵、邦盖、邦谷、邦歪、邦旧、邦挖、邦别、邦杭等。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境内称“邦”的地名很多,如邦瓦(挖)、邦各、邦信、邦歪、邦杭等,考其历史都与德昂人有关。陇川县,德昂族女王宫的遗址即称为“邦(巴)达”,有些地名完全相同。我国出版的汉文“东南亚地图”多译作“班”,这也是来源于南亚语系民族。这个“拜(邦)国”的记载,又给我们提供了在白人张氏之前,曾是昆明人为主的国家的线索。昆明人(蒲蛮)后裔是现在孟高棉语系的布朗族、佤族、德昂族和克钦族。


 

玫瑰园

 

神奇的无量山,不仅有隔娘水和毒泉,还有双河温泉。清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之36》记载:“蒙乐山府(景东府)北九十里,与者乐甸长官司接界。一名无量山,山上又有毒泉,人畜饮之,皆毙。”据说,帮迈有一口井叫“隔娘水”,中了情蛊的人,只要喝了隔娘水,就会放弃镂骨铭心的爱情,形同陌路,像喝了传说中的孟婆汤,彻底相忘前世今生。一个老人听祖上说,其实也不是一口井,就只有碗大一个石窝,旁边有一株情花,一株忘情草。情花开时,石窝里才有水,水里泡着花瓣,水从来不会溢出,两个人共饮,就会中情蛊,服下忘情草,就会忘净痴情。


那么,帮崴那对夫妇,是否在曾经某一天,恰逢花开,共饮了此水?也许是,也许不是吧。


品评古茶听故事


晾晒绿茶

 

翻越一个垭口,豁然开朗,像进入一个盆地,四周绿色山川环绕,天气骤然清凉了许多,绿色、微凉,这里不啻是避暑的理想角落。


村支书泡上一杯茶,他说这是几百年古茶树。喝一口清香的古茶,慢慢啜饮。原来,消失已久的春天,竟然在一杯茶汤里找到。没有酒,以茶代酒,也有故事。茶水沁入心脾,口角噙香,绵密淳厚,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我们先说说茶的故事吧,这茶少说也有三四百年了,村支书边喝茶边说。他从茶的年龄,说到茶的制作工序,再说到茶的味道和销售情况。有一株古茶,一个春季卖了两千元,买者自己去树上采摘。末了,说活在当下,竟不知道栽茶何许人也!


其实,按当地读音,帮崴即“邦歪”。最早茶农“蒲蛮”,古老地名“帮崴”,古茶树和古地名一起活在无量山深处,见证了那一段孤独寂寞历史。古地名被一直沿袭,古茶树被宠爱有加,历久弥香,暗淡了种茶人的身影。在布朗族的民间传说中,茶叶是“茶神”叭岩冷把野生的“得责”带回村寨附近进行人工移植栽培,并取名为“腊”,而布朗语中的“腊”就是汉语中的“茶”,彝族转译“腊皮”,布朗族因此成为“腊人”。

 

帮崴古茶

 


《滇纪》:孟获为孔明所纵,南走庆甸,即此,蒲蛮居之一云即古濮人也,后讹为蒲。这是蒲蛮首领孟获被诸葛亮战败,南走凤庆,后来在帮崴建寨,并教给族人种植茶树。景东境内无量山有孟获故寨,《读史方舆纪要》里记载为证。


河水倒流牛肩山


很多故事里,都是“小河弯弯向南流”。帮崴,有一条河水,由南向北流淌。


据说,帮崴南端有一户人家,仅住着一个老妇人。她家堂屋供桌下面,有一井水。某天晚上,老妇人正在睡梦中,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来到床边说,婆婆,我与您共居了十八年,现在我要离开您了,请您明天早上在堂屋里挖一条小水沟,让我离开。婆婆说,闺女,婆婆也知道人生三不留,猪胖不可留,人死不能留,女大不中留,你就顺着勐涝河走吧,只是到了帮迈,别忘了喝隔娘水。女子说,婆婆,我不想喝隔娘水,我就往北走,我会为帮崴保密。


第二天早上,婆婆由水井口到堂屋外,挖了一条小水沟,只见一条小蛇从水井里出来,顺着水沟爬到屋外,离开场院后,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地动山摇,一条青龙往北而去,洪水伴随左右。


老妇人养着一条牛,看见青龙走错了方向,奔跑到前面去拦截。可是青龙绕道而走,牛脚深陷淤泥中,再也挪不动了,形成了“牛肩山”。河水倒流也就这样形成了,谁也无法阻拦或更改河流方向。


 

水倒流牛肩山

 

话说,蒲蛮图腾崇拜蟒蛇,称蟒蛇为“邪龙”或“青龙”,大理州巍山县曾经称为“邪龙县”,就因此得名。蟒蛇在老妇人堂屋供桌下的小水井里,炼成了青龙,无法继续容身,于是去赴一个美丽约会,离开了老妇人,离开了帮崴。


有一条茶马古道,循着倒流河,去了北方,马铃消逝,留下了赶马雀年年呼唤春茶发芽,赶马哥却不再回来。


绿色之约胜祖训


人类发展史上,都遵循弱肉强食,抢劫和杀戮一切都是合理合法,成王败寇的公理,逃亡成了繁衍生息的最佳选项。《读史方舆纪要》这样记载景东:“古荒外地,名曰柘南,蛮名猛谷一名。君南川,分十二甸,昔朴和泥蛮所居。汉、唐未通中国。南诏蒙氏立银生府于此为六节度之一。寻为金齿白蛮所陷,移府治于威楚。白蛮遂据其地,历大理段氏莫能复。”


生活在河谷坝区的“朴”,被白蛮战败,逃入无量山腹地帮崴生息。他们以为找到了理想的乐园,特别担忧再次遭到外来入侵,就禁止里边人外出,以防止泄露消息。如果有人决心要离开帮崴出走,到帮迈必须喝了隔娘水才能离开。据说,喝了隔娘水,就会忘记以前的所有记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热情欢迎

 


帮崴人说,现在,不用喝“隔娘水”了,那些绿色的古茶与核桃,挤满了各个角落,已经没人愿意离开帮帮帮崴啰。


这时,传说中的那对夫妇,十指紧扣,走在夕阳下,头发斑白。我不知道,该不该过去问一问,他们谁给谁种下了情蛊?


或许,一片长寿叶,一颗长寿果,胜过所有情蛊!

 

 帮崴人家

 

帮崴,十多年前,有一个杨回先生笔下的女主角,而今,人面不知何处去,核桃依旧绿得痴狂!却给我们这次寻访,留下了一丝淡淡遗憾。


品一壶古茶,说一个故事,消一段酷夏,了一份情缘,这就是文龙镇帮崴村。

 

 

#秀才足音更多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