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清朝时景东关爱桑梓第一人

清朝时景东关爱桑梓第一人



作者:王秀才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程含章是景东唯一上《云南人物》(家乡网)名人,在《云南人物》中这样介绍道:云南景东人。乾隆末年举人。历官知县、知府至巡抚,任经广东、山东、江西。道光二年(1822)上疏论河南先务在治河。两年后署工部侍郎,治理直隶水利。认为畿辅水害根源在于永定、子牙二河筑堤致淤,主张疏浚各河、淀,以导为主。道光十二年卒。


程含章(1762—1832)字月川,云南景东人,锦屏左所营人。其先佐官吏捕杀土寇,惧祸,改姓罗,任广东巡抚时,奏请道光皇帝,准予恢复本姓。乾隆五十七举人。嘉庆初,大挑知县,分广东,署封川。坐回护前令讳盗,革职,投效海疆,屡歼获剧盗,擢知州,署雷州府同知,率乡勇破海盗乌石大,迁南雄直隶州;又坐失察属县亏空,革职,寻复官。以勘丈南雄州属田亩,总督蒋攸铦疏荐,擢知府,补惠州。历山东兖沂曹道、按察使、河南布政使。


初治河务,道光二年,疏言:“欲治河南,必以治河为先务。正本清源之道,在河员大法小廉,实心修筑,加意堤防,自能久安长治。” 四年,召署工部侍郎,又上疏陈治直隶水利。疏上,并被嘉纳。实授工部侍郎。寻调仓场侍郎。五年,授浙江巡抚。六年,以病辞职,上以含章精力未衰,不许,调山东。七年,因浙江巡抚刘彬士治盐操切,密疏劾其不职,命总督孙尔准按治不实,诏斥含章听不根之言,无端入告,解职严议。彬士亦劾含章提用商纲银,额外滥支,漏追馀款等事。含章疏辨,命总督琦善、学政朱士彦按之。诏以提用纲银,归还捐垫,仅属见小,而先发妄奏之咎重,念其居官尚好,降补刑部员外郎。八年,授福建布政使,以病乞归。十二年,卒。


有《岭南集》《续岭南集》《江右集》《读鉴辨正明伦》《中州集》《程月川集》等,并纂修《景东直隶厅志》。程含章其人其事袁嘉谷《滇绎》一书略有记载。纂录其诗两首,以供赏玩:


○吊端坑


千夫挽水水千尺,百夫篝火火青碧。蛇行猿引争幽宫,日向端溪凿砚石。端溪石砚美如何,地肺天精山水腋。宝墨融融津液生,银毫湛湛心手适。坐令歙石与澄泥,奴隶一朝尽减色。自从唐宋元明来,鬼斧神工响未寂。山腹如悬破釜空,百孔千疮罔护惜。临流我为端山歌,山灵有知定陨泣。直木先伐古所悲,甘泉先竭事历历。珠池宝井怨谁招,金矿银坑总自贼。古来几人如孝肃,肯使精华留余力。君今有翼飞天涯,天涯难绝匠人迹。请君变作青石峰,寿与长江共无极。


○浈江石山歌


浈江石山不可模,如花如火如浮图。群龙矫首薄霄汉,澄潭挺出新芙蕖。玉笋经雨出林谷,旁无枝叶柯节疏。毋乃南华老人恣狡狯,号召百怪来山砠。惜哉不令李杜见,刻划形状无模糊。昌黎南来不过此,子瞻垂老无全书。坐令冷落岭峤外,纷纷名字随俗呼。我欲题诗洗荒陋,笔力不逮韩与苏。譬之击筑歌呜呜,谁欤听者能无狙。


程含章也是云南省历史上为数不多可圈点的著名乡绅官员,其政绩、道德、学术、诗文等均可垂范于景东后人。他的政治品格和声誉,县内老幼妇孺皆知,无不肃然起敬。他辞官回到景东后,把多年的俸银结余和皇帝奖偿的三千七百多两纹银,无私捐献给景东。他没有在城北左所营设府建寓,而是住进锦屏圆通古寺著诗论文,把捐献的银两用来拟修县志、重修文庙和开南书院、修川河河东街渡口、增捐书院教授薪金、救济慈善等。他并在者后路东建造了一座石拱桥。嘉庆二十四年(1819)景东程含章与乡绅募捐白银一千六百两在原址重建景东凌云塔,凌云塔森林公园,内有两个长廊,东边的叫月川廊,西边叫韫斋廊,是分别以程含章和刘崐的号来命名的。政治精英体现在入朝为官,是对地域的脱离,而程含章的根却根植于地域,不仅捐资景东社会事业,也在文化上,起到精英引领社会的作用,以其对桑梓的热爱之情和突出贡献,“月川廊”当之无愧。


18世纪,在西方世界大步跨进近现代社会、公民言论自由逐渐得到保障的时候,在中国所谓的康雍乾盛世,却完全是另一种专制暴虐景象,皇帝可以随意地从臣民的“文字”中断章取义,罗织成罪,并以凌迟、枭首等惨无人道的方式杀人(雍正年间的汪景祺《读书堂西征随笔》一案,为了起警示和恐吓作用,汪景祺被斩首,脑袋被悬挂在菜市口的大街上示众,直到十年后才允许取下掩埋),而且还株连九族。这种地狱景象,就是皇权专制主义无法无天的典型象征。它在给读书人造成“避席畏闻文字狱”的心理恐吓的同时,也戗害了读书人的灵智,造成了“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局面,阻碍了社会进步,留给后人多少叹息与警诫!这就是程含章所处的满清王朝统治下的残酷社会现状,可他没有奴媚服务皇家,甚至助纣为虐,而是以造福于民为己任,高风亮节,胜过同时代的多数人。


附:程含章小故事


程含章,字月川,(1763~1832,景东锦屏左所营人,祖上帮助官吏捕杀土寇,惧祸,曾改姓罗。


传说,程含章年轻时家庭寒微,十一岁时父亲去世,对于清贫的程家无疑是雪上加霜。他好读书而不善营生,靠帮他人写对联、编报、书函艰难苦涩度日。


有一年除夕,程含章照例出去替人家写对联。临走前,他告诉妻子,把家里唯一的一只公鸡杀了吃,吃饭就别等他了,也许他会在外面吃了才回家。天已黄昏,程含章才回到家。他到厨房里揭开锅盖一看,连一点鸡汤味都嗅不到,更别说见到一坨鸡肉了。


程含章翻遍了厨房,都没有看到剩下一点鸡肉,心里感到奇怪。他相信妻子,如果杀鸡吃,多少都一定会留下给他一点。于是,他就去问妻子,怎么没杀鸡吗?妻子一脸愧疚地说,我们实在太饥饿,鸡肉全部被吃完了,对不起你了。程含章再三盘问,妻子咬定说鸡肉已被她吃完了,他心里怀着疑问,再不好说什么,也就睡下了。


初二早上,哥嫂一起来请程含章家去吃饭。哥嫂平时常常责骂程含章不务正业,弟兄之间形同路人,互不来往。今天突然来到程含章家里,硬是拖着一家去吃饭,情真意切。程含章感到蹊跷,盛情难却,被哥嫂连拉带拽请了过去。


哥嫂家饭菜非常丰盛,就像招待贵客一样。酒足饭饱,程含章的哥哥说,弟弟、弟媳,对不住了,是我们错啦,请你们原谅。哥嫂请吃好菜好饭,还一个劲说对不起,程含章两眼抹黑,不知道是唱的是那出戏。


原来,除夕下午,程含章妻子将自家唯一一只鸡杀了之后,炖在锅里,等待着丈夫回来吃团圆饭。没想到,他嫂子骂骂咧咧过来,说是死不要脸,把人家公鸡偷来杀吃,边骂边把一土锅鸡肉提了回去。程含章妻子一言未发,她给天地先人献了素饭,自己和娃娃也只吃了一顿开水泡饭。


初二早上,嫂子上楼去割腊肉,篾箩下面传来公鸡打鸣声。掀开篾箩一看,原来自家的公鸡不小心被罩在篾箩里面,所以除夕那天一直找不到,以为是弟媳偷了她家的鸡,便不分青红皂白,把一锅鸡肉端回去兀自吃了。


哥嫂知道冤枉了弟媳,但是看到弟媳却一声不吭,心里非常内疚和自责,于是就出现了请客吃饭一幕。哥嫂诚恳地对程含章夫妇说,没想到读书人的妻子那样宽容明理,以后你就好好读书吧,所需学费,全部由我家来资助。


回家以后,程含章说,夫人宽宏大量胜过男人。如果当天妻子把真相告诉他,那么大年初一他就会去告状,弄得兄弟失和,成为外人笑柄。月川于是更加敬重妻子,待若上宾。


后来,程含章在哥嫂资助下,发奋读书,乾隆五十七年乡试中举,嘉庆六年“大挑”获选,派往广东封川署理知县。嘉庆十三年前后,先后出任广东化州、连州知州,次年奉调署理雷州海防同知。嘉庆十七年,升任粤北重镇南雄直隶州知州。嘉庆二十四年任惠州知府。随后升任山东衮沂曹道,尚未到任,再升为山东按察使。道光二年升任河南布政使,他提出“欲治河南,必以治(黄)河为先务”的见解,受到清廷的重视。同年再升任广东巡抚。在这以前,他用的是罗姓。升任广东巡抚人觐时,“面奏请复姓,许之。”此后,他先后任过山东巡抚、江西巡抚。道光四年“召署工部侍郎,治直隶水利”,他对直隶水患曾几次上疏提出方案,均被采纳,因而实授工部侍郎,时人说他“勤力有方略,尤明习郡国水利”。次年再改任浙江巡抚,他辞职不准,调往山东。道光七年,因疏劾浙抚刘彬士失职不实,降为刑部员外郎,次年改任福建布政使,后“以病乞归”。道光十二年,七十岁古稀之年病故于景东家乡。他还著有《岭南集》《山左集》。


出外做官,衣锦还乡后,关心桑梓,慷慨解囊,程含章是清朝年间厚爱景东第一人。


民间传说,程含章成功得益于妻子宅心仁厚,胸怀宽广,有容人雅量。中国古代传统观念里,一直认为女人的责任就是“相夫教子”,因此有“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之说。



 

#秀才足音更多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