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景东无量商贸有限公司(土特产)
公告:·欢迎罗胜加盟文友之家
两场外来战争对景东造成的影响

两场外来战争对景东造成的影响

来自澜沧江边石癞蛤蟆村

作者:蒲蛮 来源:景东银生网  浏览: 【字体: 字体颜色

“洪武二十四年秋七月辛丑,调云南白崖军士屯守景东。上以景东为云南要害,且多腴田,故有是命。”可见,素有普洱市“粮仓”、“肉库”的景东,因其土地肥沃,又是滇西南屏障,所以被朝廷重视和外来觊觎,无端遭受战争带来的灾难。

 

一、麓川百夷入寇景东

 

公元1336年,思可发获取猛卯政权,接替了麓川路军民总管之职,不久,思氏攻占了附近的木邦、孟养诸路并继续向东扩展。元王朝多次征讨都不得取胜。于是,思氏乘胜继续扩展,终于建成一个强大的果占璧政权。据《百夷传》记载:“其地方万里”。东至潞江、湾甸与永昌相连;东南至景东、车里;南至清迈;西与东胡、得楞、缅人三国相接;西北与印度为邻;北达吐番边缘。1355年,思氏遣其子莽洒赴京进贡,元王朝“乃立平缅宣慰司”,钦授思可法为宣慰使。

 

明洪武十五年,即公元1382年,思伦发继承袭职,遣使进京报告承袭并缴销元朝所赐印信。朱元璋派专使至猛卯,册封思伦发为麓川宣慰使。1384年,又升为“麓川平缅军民宣慰使司”宣慰使。

 

思伦发时期,除首府直辖地勐卯而外,其统治区域内委派了芒市、陇川、孟定、湾甸、景东、木邦、孟养七大“陶孟”进行管理。因此,“陶孟”带有“封侯”和“封疆大臣”的性质。傣语译音,“昭”意为“王”,也就是“君主”。“叨孟”今又译作“陶孟”,是“昭”之下管理一方的最大军政官员。1385年,景东俄陶归向沐英,愿直属省府管辖。思伦发派兵征讨,沐英出兵支持景东。“洪武十八年冬十月癸丑,平缅宣慰使思伦发反,率百夷之众寇景东,土官知府俄陶奔白崖川,都督冯诚率师击之。值天大雾,猝遇蛮寇,我师失利,千户王昇死之(见:《明太祖实录卷之176癸丑条》)。”俄陶战败于景东文井者吉寨,被沐英安置于白崖川,即今弥渡坝红岩。“初,百夷思伦发叛,率众十余万攻景东之者吉寨,俄陶领千百夫长他当等二万余人击之,为所败,思伦发进攻景东,俄陶力战不胜,率其民千余家避于大理府之白崖川(见:《明太祖实录卷之179丙子条》)。”《百夷传》记载,“于是授思仑发为麓川平缅军民宣慰。丙寅(1386年),复寇景东。明年,部属刁思朗犯定边,天子命西平侯沐英总兵败之,获刁思朗,夷人惧服。”1387年,麓川军队进驻景东府所属的摩沙勒(今玉溪新平县),沐英派都督宁正出兵攻打,麓川军战败。“洪武二十年九月辛巳,命西平侯沐英籍都督朱铭麾下军士无妻拏者,置营以处之,令谪徙指挥、千、百户镇抚管领,自楚雄至景东,每一百里置一营屯种,以备蛮寇。(见:《明太祖实录卷之185•辛巳条》)。”1388年,思氏为继续惩治俄陶,发兵三十万,战象百余只,直指白崖川。“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三月,沐英率明军‘骁骑三万’与大举入寇定边‘号三十万,象百余只’的麓川军对垒并展开决战。”沐英决定保护俄陶,亲自率兵在定边(今大理州南涧县)阻击,思氏几乎全军覆没。

 

朱元璋对景东俄陶的归附特别重视,授知府并特谕:“景东土官俄陶怀忠内附,不烦王师,居守从征,并著劳效,修朝首岁,臣节益恭,宜令袭守其土,以靖一方,特授中顺大夫、景东府知府,尔吏曹如敕奉行毋怠”。(见云南机务抄黄:《洪武十七年正月二十一日谕》)洪武二十年春正月丙子,朱元璋遣通政使司经历杨大用赍白金五佰两、文绮二十疋往大理府之白崖川(今弥渡红岩)慰问俄陶,赐景东府知府俄陶“事闻,上嘉其忠,特赐白金、文绮以旌之。”

 

1389年,思伦发派使团到京城讲和,朱元璋派杨大用带诏书到勐卯,思伦发承认赔偿损失,并忍痛交出肇事者刀斯朗等137人。此后,思伦发三年一贡,明朝也多次派人出使麓川,双方关系密切。

 

洪武二十一年夏四月癸亥,遣使谕西平侯沐英曰:“近得报知,已破百夷,思伦发遁去,可移军渐逼景东,然夷性顽犷,苟未引咎乞降,必再入寇。定边去滇池,迟行则用旬月,速行又难与战,欲图万全,须随地屯田,坚壁固垒,与之相持,以俟大军四集,然后进伐”。对大战前后一直坚守定边的将士予鼓励支持:“前此之胜,微指挥吴良坚守小寨,亦几受侮,汝慎勿轻之,务在持重,相机决胜,覆其巢穴,乃为善尔”。对麓川可能再来归附开出了具体条件:“若其纳款请罢兵,可谕以大义,令偿我所费金,并进马万五千匹,景东累丧军士,令贡象五百、牛三万、象奴三百人,彼果顺命,如数入贡,即许之。”

 

洪武二十四年秋七月辛丑,调云南白崖军士屯守景东。上以景东为云南要害,且多腴田,故有是命。

 

1413年,明廷批准思任发承袭世职。思任发一心“欲复故地”,于1422年开始陆续攻占了南甸、潞江、孟养、孟定和湾甸等地。明廷先后派沐晟、沐昂征讨,没有取胜。于是,思任发又乘胜攻占了大侯、景东和孟连一带。

 

正统四年(1439年)正月。思任发进犯景东、孟定,杀大侯知州刁奉汉等,破孟赖诸寨,降孟达等长官司。正统元年(1436)十一月,思任发兵愈横,犯景东,剽孟定,杀大侯知州刀奉汉等千余人,破孟赖诸寨,孟连长官司诸处皆降之。经明军历艰苦之征战 ,“时任发遣贼将刀令道等十二人,率众三万余,象八十只,抵大侯州,欲夺景东、威远。” (见:《明史》卷三百十四•列传第二百二云南土司二)

 

1441年(正统六年)夏,派兵三万、象八十头,占大侯川(云县),夺威远、景东,同时派人请降。后于驻地上江遭明军三路夹击,大败。正统六年春(公元1441年),麓川王思任发又东渡怒江,向今临沧傣族地区进军。明英宗命定西伯蒋贵为征夷将军,太监曹吉祥监军,兵部尚书王骥提督军务,率京营、湖、川、两广等士军十五万,大举征讨麓川。同年五月,王骥率军赴云南,逢麓川军正在围攻大侯州(今临沧云县)。王骥遣将赴援,内外夹攻,击退麓川军。明军主力进至保山休整,等待冬季来临再进军。王骥抓住时机诱使景东、大侯、南甸、干崖等脱离麓川,又征调车里、孟连傣族军队从东面插入麓川境,造成钳形攻势。冬十一月,明军三路俱发,在上江会师。上江位于龙川江上游东岸,地势险要,为麓川屯兵要地,有铳弩飞石等严密防守。明军围攻三日不下。时会大风,王骥下令纵火焚烧麓川军营栅,大火竟夜不息,王骥亲自督阵力战,麓川军不支,守将刀放戛父子、刀孟琐战死,其部众退至南甸沙木笼山(今陇川县杉木笼山)。

 

麓川思伦发及子孙发动的这场战争前后达八十余年,除朝廷派重兵三次大的围剿外,地方战事不断,“官兵行处,村镇为墟,黎民百姓,死者十之七八”,朝廷发兵十五万“转向半天下,死者十七八”。

 

云南布政使司言所属大小土官世袭者中有景东府知府俄陶(见:《明太祖实录卷之167•洪武十七年闰十月辛丑条》)

 

 

二、红白旗事件

 

   

(图片拍摄自大理弥渡县李文学纪念)

 

学者一般认为,云南回变,又称杜文秀起义,景东当地称为“红白旗之乱”,是1856年发生在大清帝国云南省的一次大规模回族穆斯林武装反叛中央朝廷的起事。

 

杜文秀起义消息传入景东后,县属回民焚香结盟,纷纷响应。

 

咸丰七年(1857年)二月,楚雄鄂嘉银厂回民义军攻入小龙街黑树塘,景东郡首郑自耀、游击特通阿率兵勇民团布防于城北五里的瓦罐窑,一战即被义军所击败,郑自耀、特通阿被杀死。义军乘胜顺川河而下,向者干进发。此时,清政府各级政权十分惊慌,事先组织民团潜伏于川河至者干的险隘道路之中,乘义军不备,夜间突击截杀。双方鏖战三日,义军渐渐不支,便向哀牢山中撤退,又遭设伏于山中的清兵截断退路,义军在清兵前后夹击之下,伤亡惨重,仅生还十余人。同年,本县回民义军首领李德功集结部队在文井冷水沟、大村、清凉一带安下十三个营寨,全县各地均有李的起义军在活动。当年五月义军集结重兵,攻下景东县城,尊李德功为沙六将军。不久,郡守组织团练反扑,回民起义军与清兵几经激战,终因众寡悬殊而全部阵亡。

 

咸丰八年(1858年),起义军都督马平、安春率众占领景东城北左所营程中丞支祠,与清兵相持数日,几经激战,后因后勤供给困难而星夜撤离。

 

咸丰九年(1859年)冬,都督刘晏,副都督姜兆和率领2万起义军从安定鼠街入境。一路所向披靡,进驻新桥文昌宫及景范瓦罐窑。十二月初八攻克陶姓祠堂先锋营,清兵抛尸四百余具后,退守卫城(今一中址),相持二日不下,后经清兵不断组织攻伐,并收买叛徒杀害了都督刘晏,义军余部撤回大理。

 

咸丰十年(1860年)十月,义军再次发兵,占领棠梨箐、大嘴子,与县城清兵相持。翌年春,清兵搬来恩乐救兵,起义军主动撤离景东。

 

咸丰十一年(1861年)八月,西区回民起义军占据小关山,杜文秀从大理发兵相助,于当月二十七日攻占大嘴子先锋营。十一月,清兵组织反攻,起义军阵地高家山失守后,清军疯狂进攻,连破灰窑义军营寨。为避开清兵主力,起义军即暂时撤退。

 

同治元年(1862年)秋,杜文秀派大司马杨德明、大司勋米映山、大司政刘成暨、明阳锁等将军统领五万大军(号称十万),绕道无量山以西,浩浩荡荡直驱县境。西区团首刘尚中战败并归降义军,充当向导顺澜沧江而下,从水箐、坝卡直下开南,于九月二十三日攻破文仓营。九月二十四日,南路由都督蔡杨威由猛统进击都拉与杨、米、刘会师合军出击,以摧枯拉朽之势,速破清兵开南、清凉等营寨,攻下景东县城。起义军然后分兵南下思普,东攻鄂嘉。杨、米、刘与大将军朱开元换防,杨德明、米映山、刘成暨班师回大理。不久,清兵纠集兵力与起义军争战。朱开元军失利,起义军退至无量山黄草岭,被清兵围困,全部战死。

 

同治三年(1864年),杜文秀为报景东清兵围歼朱开元部之仇,再次派大将军马开远、后丞将军马国富、大司阃马旭、大司藩马成等分兵二路进军景东;一路由北区垭口街小村直抵河东街:一路从西区翻越无量山直取大村营、苏家营、戴家营抵塘窑,汇集4万义军围攻卫城。二月,李学东奉李文学之命,率杞绍兴等2000人马,从密滴(现今弥渡县牛街彝族乡)前往景东,协助马旭。同时,徐东位也带500人从者干前来支援,追击从景东击溃3000清兵。清军逃至寅街,遭徐东位设下的义军伏击,再逃至礼社江边,又遭杞彩云伏击。清军苦战7日,全军覆没。此役,自同治三年(1864年)十月相持至次年二月八日,清兵守城官吴某抵敌不住,狼狈逃窜,卫城遂破。游击杨思润领兵继续抵抗,义军从城东攻入,杨与乡勇千余人则由城北败出。不久,境内乡勇团练散而复合,于同治四年(1865年)五月举兵反围城垣,义军出击,则退守村寨,义军回,则四面围攻,起义军日渐不支,于七月中旬放弃景东。

 

同治五年(1886年),义军再次举兵攻克景东县城,双方伤亡惨重。最后,回民起义军在清政府残酷的镇压下失败。

 

清末回民起义在县境的战役经过,老百姓称为“红白旗之乱”,从清咸丰六年至同治五年(1856—1866年)的十年间,清兵与义军几经拉锯式的战斗,县境大部地区均遭战火,数次被烧杀,城垣和不少村寨被焚毁,许多乡民兵勇死于战乱。许多人抛尸荒野,让禽兽啃食,惨不忍睹。是时,田地荒芜,荒草没人,野狼结队出入,举目一片凋零。战事稍息之后,饥荒备至,瘟疫流行,民不聊生。

 

清兵平息回民起义以后,地方政府不得不远购耕牛和粮食种子,召民耕种,并按所开垦的田地面积配发畜力、籽种,战乱中幸存或逃走他乡的黎民百姓,才逐渐返回家园,重新垦殖定居。

 

这期间,景东境内各山区还活跃着李文学和田政领导的起义军,咸丰三年(1853年)六月初,田政起义军占领景东者干(今大街、花山)。咸丰八年(1858年)六月在者干(今大街铁匠铺)与彝族起义军首领李文学会盟,田政被封为夷家兵马副元帅,哈尼人徐东让为者干都督。李文学和田政起义军在景东山区布营垒,杀庄主,密切配合着杜文秀回民起义军战斗,直至失败。

 

李文学(1862—1874)又名李正学,彝族,乳名自闰宝,大理州弥渡县牛街乡马安瓦卢村人。祖籍是南涧红星小李自么村,其父自阿成。据当地人讲,先在附近地主潘越喜(音)家帮工,后来杀死了潘越喜儿子,自古杀人者偿命,担心潘越喜告发,聚众走上了暴力反抗之路。

 

者干会盟。1856年5月10日,李文学率哀牢山彝族人民在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旧部王泰阶、李学东影响下于弥渡县巨卢村后山天生营竖旗起义。南路兵分二支,一支由王泰阶率领,至1858年春三月,先后攻取鼠街、龙街,者干河诸地,另一支由杞彩顺率领,由西塞房南下取鄂嘉,然半载不下,后王泰阶领军来援而克之。1858年7月,李文学派王泰阶联络拥五千余众,据有按板、九甲、恩乐等地的哈尼族义军首领田四浪,并于9月同田四浪在者干平坝会盟;1859年6月,杞彩顺统军南下,克嘎洒(玉溪新平县一个小镇)据之。1864年9月,杜军大司阃马旭部取景东半载未克,李学东偕同杞绍兴于1865年春驰助,克之。1874年5月,李文学在南涧乌龟山遇害。(《太平天国大辞典》)

 

据不完全统计,此次汉回冲突前后持续16年,致使云南损失人口约500万,其中回族死亡人数约50万,仅占12.5%(参考文献:《咸同云南回民事变》,作者: 王树槐,出版社: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年: 1968)。1860年,杜文秀军攻占鹤、剑、丽、永等地,丽江古城几易其主,成为一片废墟,邻近乡村满目疮夷。据《丽江府志》记载:“丽邑子弟毁于王事者统计六千数百人,百姓死者十之二三。”这是丽江历史上的“乱世十八年”。

 

清代咸丰、同治年间(1851—1892),杜文秀领导滇西农民起义,李文学领导哀牢山山区彝族农民起义,田政领导哀牢山区哈尼族农民起义。义军称“白旗”,清军称“红旗”。景东是义军和官军的争夺要地,几次大的拉锯式的战斗殃及傣族,许多村寨被焚毁。山上的彝族和哈尼族久受坝区傣族统治者的压迫,甚忿,必然把怒火喷向统治景东500多年的傣族陶氏知府,焚烧了陶氏府第。由于狭隘的民族情绪作怪,傣族群众也受难、遭殃。他们死的死,逃的逃,即使当时未出走的,或隐姓埋名,或归附于其他民族(主要是汉族),同习同俗了。总起来说,景东由一个泱泱傣族聚居区锐减到少有孑遗,基原因归结起来,大致是迁徙、战乱、融合几个方面(王国祥《景东傣族历史研究》)。

 

景东县志记载:“同年(1820年),成帙俊继修厅志,总纂程含章。此书因杜文秀攻景东被焚毁”。“是年(1864年),大饥,狼、犬于路袭人而食,饥馑连续四年,至1868年稍事缓和”。“(1867年)游击杨思润复奉命率兵守景东,是时田地荒芜,禽兽食人,兵燹之后,瘟疫流行,饥馑备至”。陶府知府到第26任陶琨时,回族起义,杜文秀手下大都督蔡德春率五万军队进攻景东,攻陷陶府,陶琨无子由弟弟陶珍袭职,陶珍于咸丰七年死于回族起义。李开运章回小说《陶府传》在最后一回中描述道:“陶府后院着起了大火,浓烟腾空,湮没了哀牢与无量,川河水在抽泣,凤凰山低下了头,五龙无可奈何地叹气,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陶府大印失落了,陶家衰败了,夷民隐姓埋名,四处逃亡……难民们背井离乡,南逃他国,八百年的傣宗陶府拉下破碎帷幕。”

 

《国语•越语下》:“夫勇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争者,事之末也。”《后汉书•杜诗传》:“臣闻兵者国之凶器,圣人所慎。”凶器,指引起祸端的不祥之器。所有战争,都会使生灵涂炭。历史警示后人,不再宣扬“造反有理”,不再鼓动“暴力革命”,反思历史,更让人明智的选择民族团结,而不是歌颂大屠杀。只有各民族团结、和睦相处,才是共同福祉。

 

那种粉饰历史、篡改历史或讹传历史,都是对历史和将来极其不负责任。2015年12月29日,李克强总理为全国地方志系统先进模范座谈会作批示:“要直笔著信史,彰善引风气,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李克强总理不但没有说“什么不可以讲”,而且还要求“直笔著信史”,看来他是明白把真实历史带给后人的极端重要性的,不仅可以“资政辅治”,还能“堪存堪鉴”。 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提出要深入开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研究,“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

 

这两场由外来引发的战祸,给景东境内各民族都带来了毁灭性灾难。面对血流成河的历史,有人在高声的赞美,妄语是促进了民族团结。我们应当追求真善美,以体恤生命为良知,热爱和平。那种鼓动圣战,赞美牺牲,歌颂屠杀、赞美屠杀,最终将被人类的良知所唾弃。

 

#秀才足音更多

 

评论
  •  声明:如是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本站部分资源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内处理,谢谢合作。
备案图标 云南网警 景东网警